攝影書的存在就是藝術 brownie publishing:每輯相都是獨特的生命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大時代裏 編書的人

攝影書的存在就是藝術 brownie publishing:每輯相都是獨特的生命

brownie2

攝影, 是複製世界的紀實, 也可以是創作者的藝術表達。「將一輯作品出版成書,是藝術家的重要紀錄,是archive,一個保存到的媒介。」說這番話的,是brownie publishing的創辦人鍾卓玲。

約她到編輯室做訪問,只能挑周末,因為她是一人出版,現時暫借朋友的公司辦公,所以不便平日到訪。「我沒有什麼編輯室可介紹或拍攝呢。」一張普通的辦公桌,就是她平日兼職排版和處理出版社事務的地方。自言「出一本蝕一本」,她一直靠其他工作收入來支撐出版營運,蝕住都肯做,因為喜歡。在倉庫內,兩個大型貨架放置他人的文件檔案或玩具模型,右面一排貨架就擺滿阿玲出版的攝影書,題材多樣,既有新聞紀實,人文社會議題,也有日常街拍,藝術創作。她認為並沒有一類題材一定很合適,或是不合適,「作為編輯來說,最重要是編排或裝幀方法如何表達那一輯相。如果本書做得好靚,但表達唔到,就浪費咗輯相。」

每輯相都是獨特的生命

她舉例,有些相片要拉放到很大張,方能看清細節,或是呈現到視覺震撼力,有些則是輕鬆小品街拍,適合做成小巧書冊,「你想讀者用什麼節奏去看,是攤在桌上,認真仔細欣賞,就會做得重和decent,或是一本小書,可以拎出街坐低睇,就會偏輕巧。」至於相片的編排次序,也是每本各異,或按影像分類,或按時序,「攝影書就是如此浮動,每一輯相都是獨特的生命。」

裝幀設計在攝影書製作上尤為重要,阿玲在倉裏爬上矮梯,翻找箱子,取出兩部有別於一般書籍設計的攝影集。一本是Wilson Lee的《JAPAN FROM ABOVE》,用透明膠盒套着十多幀彩色單頁印刷的日本高空景觀,像裱起的展品,裝幀概念來自相框的設計,可以更換封面。另外一個作品,乍看像灰色厚磚,為譚昌恒的作品集《存在/不存在》,封面封底用了海綿,加上裸背釘裝,她解釋,這部作品拍攝各式後巷物件,於是設計師想呈現狹縫間被遺忘的感覺。

譚昌恒的作品集《存在/不存在》拍攝各式後巷物件,於是以灰磚設計,呈現狹縫間被遺忘的感覺。
譚昌恒的作品集《存在/不存在》拍攝各式後巷物件,於是以灰磚設計,呈現狹縫間被遺忘的感覺。

她笑說:「啲人成日問,編輯做咩㗎?尤其攝影書不用校對太多文字。其實我們最忙的角色就是溝通,和作者、設計師溝通,有時也和展覽場地溝通。最重要是作者能講到想怎樣展示作品,有什麼想告訴讀者。」與不同攝影師和藝術家合作,她發現到有個較常見的問題:「他們不太擅長用語言去表達想法。例如他話想要grand一點,但我給他看sample,又說不是這樣。唯有不停溝通,去了解他們的想法。我的角色是溝通橋樑,當作者和設計師各有堅持,如何平衡兩方呢?這只能在不斷磨合裏成長。」

不過,最初起步時,資歷未深,她曾受到質疑,也試過在印刷效果上碰釘,浪費金錢和時間,然而她有一種編輯的堅持,語氣斬釘截鐵:「如果本嘢出到嚟係唔好,我寧願唔出。你(攝影師)咁辛苦影完輯相,但印完出嚟反而破壞咗輯相,我寧願唔做。」

藝術要真誠

雖然說攝影書的文字比重不多,但阿玲亦相當重視,「攝影師知道為何要拍那輯相,但如何用文字表達出來,未必個個都好清晰講到,是編輯要幫忙的地方。」她會要求對方先寫初稿,才接手修改或潤飾,「因為那輯相是他拍的,他要真誠地說出來。有些人說,編輯你幫我吹段嘢出嚟,我唔得。做藝術首先要真誠,要表達到內心想法。」

重視創作的真誠,也是她從事出版後的心態轉變。「因為藝術品真係呃唔到人。這樣說好像很奇怪,但是真的,你是什麼心態下影出來,是看得出的。」她認為,欣賞攝影集,首要的是認真,除了創作自述,也可留意攝影師的背景,或者社會脈絡,才會更明白一輯相的意義。

一輯相的呈現是放大或縮小,視乎影像表達的內容和閱讀體驗。
一輯相的呈現是放大或縮小,視乎影像表達的內容和閱讀體驗。

攝影集的意義

今年,她即將出版周浩文的攝影集《天橋底》,收錄他多年來記錄的香港天橋底影像。攝影集特別採用濃黑紙張配上銀色油墨印刷,甚是考究,更一度印錯,需要重印,她解釋:「要印兩層色,先印一層,再疊第二層,但第二層套唔正,疊唔準,就好覺眼,印咗出嚟好似過度曝光。」雖然印刷費不少,但她都對此有要求,這種以銀襯黑,其實想突出的是一種荒誕浮誇,「天橋底的建築和擺設花了很多錢,為何呢?就是不讓露宿者過夜。寧願整個大石,都唔整啲櫈俾人坐或瞓,所以用銀色是代表了那種華麗,但無意義的、剝削人的生存空間。」

經常有人在巿集或網站問她:為何攝影書賣得這麼貴?她也會不厭其煩地解釋,希望大家要學習欣賞藝術品是有價值,「編輯就是要令他們明白,為何一本書值這麼多錢。如果有人覺得本書唔值呢個價,係我責任囉。」她坦言,藝術有價,不是「食飽飯冇嘢做搵嘢搞」,「出版是archive,只要保存得好,可以流傳後世。對一個城巿的記錄,除了文字之外,攝影和藝術都很重要,可以展現城巿很多面向,令大家更深入去看待事物,也是歷史裏重要的一部分。」

今年出版的周浩文攝影集《天橋底》採用濃黑紙張配上銀色油墨印刷,對印藝講究,甚至一度重印。
今年出版的周浩文攝影集《天橋底》採用濃黑紙張配上銀色油墨印刷,對印藝講究,甚至一度重印。

編書推介:

《Yes Madam, Sorry Ah Sir》楊德銘

這本攝影集在二○一七年出版,當時已經探討警察制服和權力的關係,沒有辱警,純粹是讀者看到什麼便是什麼。裏面把相片放到很大張,這樣看才有impact。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大時代裏 編書的人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7/brownie2-2021071208234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