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沙律在墨西哥是一部無人不曉的傳說?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凱撒沙律在墨西哥是一部無人不曉的傳說?

關於凱撒沙律的原創者,坊間一直眾說紛紜 —— 有人說是意大利人,有人說是美國人,有人卻道是墨西哥人。前文兩位廚師雖然各執所見,但無獨有偶地提及過關於「墨西哥人」的說法。究竟這是以訛傳訛的謠言,還是真有其事?

用雙手去吃凱撒沙律,原來才是最原始的吃法。這樣便能直接感受美食的溫度。
用雙手去吃凱撒沙律,原來才是最原始的吃法。這樣便能直接感受美食的溫度。

「的確,如果你有機會到訪美國加州聖地亞哥(San Diago)及墨西哥蒂華納(Tijuana)的邊境交界處,你能輕易地在熟食店和中高檔次的餐廳中找到凱撒沙律的身影。」自幼在蒂華納長大的墨西哥籍主廚Heric Rubio說,當地人人都知道,原創店子就是那離邊境處約半小時步程、掛起巨大紅色字母招牌的西餐廳Caesar’s Restaurante-Bar

墨西哥籍主廚Heric Rubio認為,現時很多廚師都愛改良一些傳統食譜,藉此突出自己的風格。
墨西哥籍主廚Heric Rubio認為,現時很多廚師都愛改良一些傳統食譜,藉此突出自己的風格。

一夜成名 荷李活影星賜予的光環

關於凱撒沙律的傳說,幾乎每個墨西哥人都能倒背如流:意大利籍移民Caesar Cardini為了躲避美國於上世紀二十年代頒布的禁酒令,於是原本居住在聖地亞哥的他,便把餐廳開在離家不遠處的蒂華納。在1924年的美國國慶日,美國國民酒癮難解,於是紛紛跑到墨西哥慶祝,餐廳全場滿座,廚房物資也就所剩無幾。他遂而運用手上僅有的羅馬生菜、法包、巴馬臣芝士等,在客人席前用大木盤做好一道沙律前菜。沙律的鹹鮮味道讓客人連連讚道,口碑也在荷李活影星間迅速廣傳。

Heric認為,凱撒沙律的靈魂就是simple and love。即使研發出自己的版本時,極其量他只加入溏心蛋豐富味道。
Heric認為,凱撒沙律的靈魂就是simple and love。即使研發出自己的版本時,極其量他只加入溏心蛋豐富味道。

只是,故事背後也有更多不為人知的爭論。根據墨西哥權威作家Diana Kennedy撰寫的《The Essential Cuisines of Mexico》指出,真正的創作者應是Caesar的哥哥Alex Cardini。他在十歲時開始學廚,曾在歐洲頂尖餐廳工作,後來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入伍成為空軍。退役後,他在弟弟餐廳工作,並把在戰爭時構思的沙律傳授給他,起初喚作「飛行者沙律」(Aviator’s Salad);但客人只知沙律在Caesar的餐廳吃到,所以都叫它做「凱撒沙律」了。當然這兩款沙律的做法也不盡相同。綜合Cardini家族後人Rosa及Carla所言,飛行者沙律用墨西哥青檸和鯷魚,凱撒沙律用的卻是檸檬和喼汁。

Heric說,墨西哥人都愛在沙律上撒上滿滿的熟成巴馬臣芝士碎。
Heric說,墨西哥人都愛在沙律上撒上滿滿的熟成巴馬臣芝士碎。
Caesar Salad 2.0//羅馬生菜不經切碎,原塊奉上,鼓勵客人用手吃,模樣甚是貼近原著。不過Heric以蝦仁取代麵包糠,而且撒上細葱,讓沙律吃來更清新。($118)
Caesar Salad 2.0 // 羅馬生菜不經切碎,原塊奉上,鼓勵客人用手吃,模樣甚是貼近原著。不過Heric以蝦仁取代麵包糠,而且撒上細葱,讓沙律吃來更清新。($118)

異中見同的,倒是大家都主張保留原塊羅馬生菜,以葉作匙,用雙手去吃沙律。且看眼前Heric製作的凱撒沙律,亦特意將原塊生菜呈上,想必是向原著致敬。「就像吃墨西哥夾餅(Taco)一樣,羅馬生菜就像薄餅,然後芝士、蝦仁、雞蛋等,就是餡料了。」他用雙手執着生菜兩端,愉快地吃着,甚至忘我地啜吮着流在拇指的香濃沙律醬,我想,這應是最貼近凱撒沙律一百年前原貌的一刻。

11 Westside

西環堅尼地城爹核士街11號浚峰1樓

3996 7754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7/y200611joyce0413-2020073104190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