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西西
熱門文章
西西
造房子
ADVERTISEMENT

西西專欄:公雞

等了許多年,終於等到它的出現。那是一串十二生肖的刺繡手工藝,從頭頂的老鼠開始,往下數,數到第十隻,就是我要找的生肖── 一隻雞。其他那些年,年年都是十二生肖的布公仔,其中怎麼少得了雞呢。是的,十二生肖中必定有雞,為什麼還要繼續等,繼續找呢?這就得從毛熊說起。幾年前,我學習縫毛熊,老師要我縫三隻毛熊參加比賽。我那時右手還算靈便,一縫,縫了五隻,是《水滸傳》的人物,計有九紋龍史進、青面獸楊志、沒羽箭張清、浪子燕青和鼓上蚤時遷。每個角色都有一件獨門武器和身體特徵,不外棍棒、石子、笛等,而時遷呢,他一出場是個偷雞賊,碰巧歲晚,坊間推出賀年吉祥物,我見到一串十二生肖,有一隻彩色的雞正合用,於是剪下縫在時遷身邊,雙手緊抱。自我感覺良好,還拍了不少照片。忽然一日,看了毛熊半天,喊了一聲錯了,時遷偷的一隻公雞,怎麼我竟讓他摟着一隻母雞?

決定要為時遷找一隻彩色的刺繡公雞,所以一年一年地等,終於等到了,立刻給時遷換上。我記憶中有一個雞的故事。因為戰亂的緣故,年幼時曾避難到姑母家中,並沒機會住進她在城中富麗堂皇的大夫第,而是躲到鄉間的村舍去。一天,我抱了一歲大的妹妹去找在鄰家喝茶的母親和姑母,經過一座竹林,碰到一隻神俊英武的漂亮公雞,正想多看牠一眼,牠卻一話不說朝我衝過來。我連忙逃跑,但跑不快。公雞不但跑近我身邊,還飛躍起來,在我手臂上啄了一下。我整個人帶傷找到了姑母,眾人立刻替我止血包紮。晚上,我在鄰家吃飯。那家人說:來,吃一塊雞肉,就是這隻雞啄了你。我一聽,立刻哭了,飯也不吃,拋下碗跑回姑母家。我一點也沒有怪那隻公雞呀,牠是在保護牠的家園呀,牠是在保護牠的小雞和母雞們呀。那麼美麗的一隻公雞,我多麼喜歡和牠做朋友。在農村地方,雄赳赳又健碩的公雞是非常珍貴的,這和性別完全無關。是我不好,因為我是姑母的侄女,姑母是當地的大戶人家,附近的田地都是她家的產業。

記憶中的另一次又因為戰亂。一位叔叔帶了一籃子兔子到我家來寄養,因為他在鄉下的房子已經受到戰火的威脅,而我家房子側面卻有一塊空地。於是,搭了網架圍着一羣兔子。兔子多麼溫柔,眼睛紅紅的,耳朵長長的,走起路來一蹦一跳。我和弟妹連忙出外拔草回來餵牠們,原來兔子並不怎麼吃草。叔叔給牠們吃的是白菜、紅蘿蔔。兔子在我家住了大約一個星期,叔叔辦妥了他要辦的事,也找到了兔子的去處,就把兔子帶走了。那天晚上吃飯時,桌上竟然有一碟兔肉,我又哭了。那不就是我餵牠們吃過白菜和紅蘿蔔的兔子麼?

不久,我也離開了那座紅磚綠窗伸出煙囪的平房,帶着兔子的記憶和戰亂的創傷作別了我的童年。是的,如今時遷換上他在小說裏應該有的公雞,因為神俊英武健碩的公雞對鄉下人非常珍貴,尤其是在一本陽剛十足的小說裏。普通的母雞,又怎可能引起一場後續的「三打祝家莊」。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cock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