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穿卸保護衣 洗爛手 憂感染 因怕傳染病人家人 27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心聲一覽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不停穿卸保護衣 洗爛手 憂感染 因怕傳染病人家人 27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心聲一覽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各界連日呼籲政府全線「封內地關」,今日港大微生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亦促請政府要果斷截斷源頭,將關口的人流減至最低,然而,有關當局仍未見聽取民意。剛通過罷工議案的醫護人員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今日與醫管局進行談判不果,將於明日(二月三日)啟動分階段罷工。

tan200129wars%ef%bc%bf0016

 自願到Dirty Team與贊成罷工封關不矛盾

疫情來勢洶洶,首當其衝是一眾前線醫護人員。公立醫院以抽生死籤抽調人手成為Dirty Team處理懷疑確診病人;急症室或普通病房的人手亦需應付潛在的隱形患者。關於武漢肺炎,醫管局至今接收近800名懷疑個案,本刊以問卷形式訪問了二十七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均擔心現有醫護系統難以應付大量湧入的非本地居民患者,人手、病房、衛生措施會超出負荷,面對沉重心理壓力,「不停穿卸保護衣,不停rub手洗手,手都爛埋,好多同事隻手都係紅卜卜同損哂。」

當醫護發起罷工行動,坊間卻有指他們缺少沙士爆發時的堅毅或犧牲精神,然而,不少受訪醫護人員認為,個人受感染並不可怕,反而擔心會傳染給病人和家人。部分醫護人員亦有表示願意到Dirty Team照顧病人,「總要有人去打場杖,都算係榮幸」、「我沒有家室,選擇這崗位,就少一個人被逼出來」,但他們認為當局應回應他們的關注,包括究竟如何將邊境人流減至最低、如何確實知道病人過去14天曾到疫區,以及如何確保醫護人員有足夠防疫裝備。「雖然做得醫護就要有使命感,但這次是政府製造的禍,為何要我們獨力承擔?」「今次某程度上是人禍,假若政府決定全面封關後,仍然有本地大規模爆發,我會自願去dirty team」。

 Dirty Team與普通病房醫護同樣面對巨大風險

參與問卷的醫護人員來自瑪嘉烈醫院的傳染病中心、各公立醫院的隔離病房、深切治療部、普通病房和急症室等。他們表示,Dirty team是由內科部門抽生死籤而調往隔離病房,隔離病房分為兩個級別,一個是最高級別隔離病房(一直用作隔離病房,當中護士具備相關經驗),用來應付高度懷疑個案,另一個是較低級別隔離病房,主要應付非高度懷疑個案,不過,如前者不敷應用,高度懷疑個案也會送到這些病房。

至於目前工作,醫護人員暫時主要是接收從隔離病房轉來、已做了標本抽檢的懷疑個案,工作是照顧病人入院期間的日常需要,待化驗結果呈陰性反應之後轉到普通病牀。目前有說法指,將來他們可能需要接收從急症室直接送進來的懷疑個案,而且要負責高風險的抽取鼻液樣本程序。

工時和平常一樣都是8小時一更,每星期工作不多於44小時,與普通病房一樣。不過,有消息指,高風險工作的同事每兩周會有額外 一天假期。至於未來在Dirty Team當值兩星期後,會否有一個清洗期(washout  period)?有的收到上層指示翌日就要返回原來工作崗位,原因是「日常工作會帶N95 面罩和保護衣 ,已有足夠保護, 沒需要washout period 」;有的則獲知醫院除了提供宿舍,當局目前亦在物色附近酒店用作員工自我隔離。

tan200129wars%ef%bc%bf0438

他們表示,目前工作跟平常沒很大差別,但病人多了,當中有不少是來自內地或新移民的懷疑個案。「要同病人留specimen(抽取樣本),不停檢查結果。因為負壓病房好緊張,要抹房抹牀,消毒所有儀器,工作量好大。」「多咗好多特別措施,最大壓力係著同除保護衣,怕感染到自己。工序上不停穿卸保護衣,不停rub手洗手,手都爛埋,好多同事隻手都係紅卜卜同損哂。」「每次入去isolation room(隔離室)前都要唸定要做咩,將啲野group埋一齊做,唔洗入去咁多次」。

不少受訪醫護人員表示,目前主要擔心在毫無防疫裝備下接觸一些隱瞞病史的病人,「好驚佢哋係咪會講大話 隱瞞咗自己有沒有返過大陸。有時離開了病格,除下保護裝備回nursing station (護士房)時, 又會擔心病人會否突然發難,衝閘想逃跑,會否走過來撕開你的口罩或是有其他行動攻擊你。」

他們指,在普通病房工作的心情同樣沉重,因為有機會接觸隱形病人,但普通病房護士只佩戴最基本外科口罩;而Dirty Team面對懷疑個案則有全副保護裝備,兩者的感染風險同樣地高。

耗量超出平時多倍  防疫裝備不足

面對武漢肺炎這一場仗,醫護人員是否有足夠防疫裝備「上場」,一直受到關注。受訪的醫護人員表示,目前他們主要使用ASTM(美國材料及試驗協會)標準的 level 1 外科口罩,有些認為,針對急症室及普通科病房的醫護人員,應提升他們的外科口罩級數,因為他們不可能長期戴上令人不適的N95口罩,也不可能整天穿上保護衣,他們現在所用的level 1 外科口罩就是他們唯一的防疫裝備;有些則表示「口罩都開始短缺,每用一盒都要mark數,有時想換口罩都驚浪費」。

普通病房使用不織布保護衣(PPE),並不防水,有人認為如有防水的保護衣會較好,因為他們有機會接觸隱形患者,「我們隨時頭髮,衫褲都已經中招,唔通即刻將制服丟掉?」普通房護士在處理高風險工作時則會穿上level 3防水保護衣,亦有不少人表示人廿「保護衣遮不到頸部和小腿鞋,容易出事」,也有聽說普通病房的的保護衣數量並不足夠,「level 3 袍得好少,尋日都已經無放出來,宜家都係用普通PPE。」

tan200129wars%ef%bc%bf0042

目前在深切治療部和隔離病房,醫護人員使用Level 3保護衣、N95口罩外,還會配戴面罩(face shield)。「稍後會有 water repellent (防水)的帽,依家係帶緊惠康阿姐透氣帽。」「擔心face shield其實是否足夠防禦,有經驗同事指SARS(沙士)時是使用眼罩cup實雙眼,相對防禦比現時好,因沒有隙縫可以彈入飛沬。」不過,即使在隔離病房,醫護亦有使用級別較低的level 1口罩,只有要進行換片、抽痰時才會穿上全副保護裝備。早前威爾斯親王醫院有兩名醫生穿著全套裝備接觸確診個案病人後出現發燒徵狀,亦令醫護擔心保護不足,連醫護自己也會成為病源,傳染身邊的其他人。

受訪醫護人員表示,雖然醫管局聲稱有足夠三個月的保護裝備存貨,但他們仍然擔心不敷應用。「現在收的病人很多,每天看符合呈報的都近100人,還有未不符合呈報的,也要進行武漢肺炎測試,目前裝備的的使用數量比平時多很多倍。」

「高層話保護已經足夠,但我唔明點解啲警察都唔係埋身,佢地套裝備仲高級過我們。」

防控措施掛一漏萬     一房四病人易交叉感染

此外,他們認為醫管局的應變和防控措施指引不夠清晰,包括醫護人員穿戴保護裝備的地方、隔離病房處理懷疑個案、及隔離病房的設施(部分沒有雙門和負氣壓設備)等。

有醫護人員表示,懷疑個案需安排在有獨立雙門負壓隔離房,醫護人員則在門和門中間的anteroom(前室)除下保護衣物,但實際上,一些隔離病房由普通病房調配而成,並沒有雙門負壓隔離設備,「只係單門,用簾遮住就當隔開了,根本不合規格」;「我唔知只有一道門的負壓房係咪有達到標準對抗呢個病菌?當傳播路徑未確定,其他水痘、結核病等都要有double door隔離病房,點解呢次要困於單門負壓房呢?然後要做高危procedure(程序)。」

tan200129wars%ef%bc%bf0313

「如何確保被編入四人格嘅suspected cases (懷疑個案)可以唔互相交叉感染?例如四個病人一間房,全部去過大陸唔同地方有發燒,一齊隔離,如果其中一個中(確診),其實其他三個都有機會中,或者更加有機會。」「而且,病房太多病人,即使收了suspected case (懷疑個案)都無得單獨隔離」。

至於一些未完全符合送進隔離病房標準的病人,則會安排進入普通病房,等候武漢肺炎測試,那些病房沒有負壓設備,醫護人員亦沒有高度防護裝備,「若果其中一個人確診了, 那麼周圍的病人就變成緊密接觸者(這本來可以避免),甚至連醫護都變得非常高危。」

支持罷工  齊上齊落   對抗疫情  寫下遺書

「我們日班同事要入隔離病房,都有人寫定遺書、銀行密碼,怕有咩事又返唔到屋企,想為屋企人留點東西。我們預計未來如果守唔住大爆發,會嚴重過SARS。」面對沉重壓力,不少醫護人員都作了受感染的心理準備。「盡量保護自己,一有風吹草動,自我隔離。」不少人都擔心一旦受到感染,會傳染給病人或家人。「只希望身邊人都平安,不要被我傳染。」「擔心會傳染俾家人,唔敢返屋企,所以而家搬咗出去自己住。」

至於醫護人員的罷工行動,全部受訪者均表示支持,但有部分表示不會參與行動。「作為senior要番工頂住,同幫手收老細風,protect junior ,我地plan好要齊上齊落,老細都知我哋senior有份coordinate,所以要報復的話,都無一倖免。」

也有部分人感到矛盾,放不下醫院內的病人。「罷工是最無可奈何的做法,我有簽罷工宣言,但如果可以選擇也不想罷工,因為我工作的病房很忙,不想為其他同事做成壓力。會考慮到最後一刻,或者只罷一兩天。」「我絕對支持罷工,因為應該由源頭控制外來的感染。但如果我罷工,隔離病房的服務受影響,需要隔離的病人不能隔離,會對社區造成影響。」

部分醫護表示,無論醫護罷工與否,都希望獲得市民支持。「我支持返打風更,有限度服務。其實唔只醫護要罷工,其他市民、其他行業都應該要支持。因為成個醫療系統冧咗,受害的是市民,唔只我哋。所以其他人唔可以淨係口講支持,都要行動,出來一齊罷先ok。」

「最近真係頂得好辛苦,醫護罷工就好似和勇咁,選擇罷工的同事,真係豁出去唔要份工都得,就係對政府的表態 ,因為他們要背負醫管局秋後算賬的可能性。 其實只係哀求政府去封關,唔好賭上香港人條命,唔罷的同事係硬食罷工同事的工作量同危險性,但係可能仲要背負家庭供緊層樓,所以我的角度是和勇不分。」

二十七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心聲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2/nurse3-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