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公民與蟻民

13.08.2020
攝影:李浩賢

或者大家都看輕特區政權,誤以為它低能,有評論懷疑,此疫症第三波說不定是計劃之內,時間配合剛剛好,可以借疫宣布選舉押後一年。至於堂食禁令,只不過是轉移視線,掩飾故意放寬免檢疫的真正漏洞而已。一開首輿論鋪天蓋地恥笑只有晚上禁堂食,政權於是硬起來,真的祭出全日禁堂食,換來卻是更大的民憤。

政府不同評論員,後者只指出一項措施的問題,但前者的責任卻是要周全考量措施及其他相應影響。無錯,外國也有全日禁堂食,但人家卻是宣布絕大部分人必須在家工作,不能在家工作的,索性停工,而無論餐廳東主還是各行各業的停工工人皆有政府出糧。香港只是停食不停工,結果出現香港人如難民般或蹲或跪在地上吃飯的景象。

無分政治立場,香港精神就是「搵食」至上,如此淒涼畫面引起民情激憤,政權於是朝令夕改,隔兩天又變回禁晚市,玩弄蟻民於股掌之中。事前有涼薄官員叫人到郊野公園食飯盒,彷彿香港是意大利,一個午餐可吃三小時。如果政權中還有人關心香港城市發展的話,這個全民做白老鼠的禁堂食「實驗」,就突顯出香港公共空間嚴重不足。

疫症大爆發令世界各地決心增加公共空間,最直接的做法,就是還路於民,增加單車及行人專區。意大利米蘭市在鎖城完結後,宣布將一段三十五公里的車路收窄,空間改為單車和行人優先區,令人與人之間更易保持社交距離。當地副市長Marco Granelli 指,重啟經濟固然重要,但疫症正是契機去改變一切依舊的模式,新的公共空間可以支持酒館、餐廳和賣藝人,減少車輛也同時令市民更健康。

巴黎市長Anne Hidalgo最近連任,挾民意支持,她將繼續推行其大刀闊斧的行人及單車空間。二○一四年時她提出將河畔永久變成公共空間,保守團體大力反對兼跟政府打官司,到二○一八年Hidalgo勝訴,河畔正式變成無車區,除了單車和行人,市民還可舉辦各式活動。她在第一任期起了五百多公里永久單車徑,只及競選承諾的一半,但疫情令她的計劃加速,額外增加了五十公里的臨時單車徑。

倫敦市長Sadiq Khan同樣借疫症推動無車政策,他在五月宣布要令倫敦市中心成為世界其中最大的無車區。計劃包括將一些街道改為行人和單車專用,而其他主要道路(甚至可能是倫敦橋)將只允許公共交通。倫敦橋是從倫敦南部到金融中心的關鍵路線,每日有五十萬名上班族使用。他承認計劃對倫敦人是困難的,但公共健康有凌駕性。

香港的公民社會也有這種想像力,德輔道中行人專區計劃正是例子。在外國推廣的1.5-2米社交距離,在香港島的大部分街道根本不可行。如果計劃已經成真,不只社交距離可以保持,上班族還可以有空間閒坐,吃飯也不用如此狼狽。而且香港這個計劃連巴士和電車也兼顧,比起外國,改動更少但如果成事,意義卻更深遠。

把人當公民的國家,講究公共空間,為市民健康着想,讓其有尊嚴地在城市生活。至於把人當蟻民的城市,除了令你毫無尊嚴地在廁所吃飯,就是惡形惡相地叫大眾「上番行人路」,不管路有多狹窄,因為給你生存已是恩賜。這刻的香港人可做不多,但保持想像,在夾縫中繼續爭取吧 !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01/MPW2701_B071-078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