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畢明
熱門文章
畢明
Finer Life
ADVERTISEMENT

公害暫停

26.03.2020
圖片由作者提供

到底,這是不是一個教訓?

新冠狀病毒,癱瘓了世界工廠,煞停了中國經濟。這龐然大機器停頓了,世界卻因禍得福。

芬蘭能源與清潔空氣研究中心(CREA)報告指出,本年二月中的兩星期,中國的碳排放量至少減少了一億公噸。

一億公噸,據知是去年同期全球碳排放量的近6%。新冠狀病毒疫情迅速在中國蔓延,也令煤炭與石油的需求下滑,碳排放量銳減。

地球之福,它多舒服。

科學,本來就是非常因果之事。因為A,所以B。

瘟疫,是否地球受夠了的喊停?不得而知。但現在全球對全球封關,失心瘋的旅遊公幹出門,一律減至最低,飛機的碳排放,又報消了一截。

記得大學時期有位教授的辦公室門口貼了一幅卡通漫畫,上面有一個上帝說:「早知你們把地球弄成這樣,我便向你們收取按金。」

或許,他已經收了。用瘟疫call loan,人命埋單。

BBC Sound的《Food Program》系列,有一集叫《A Tale of Two Fish: Salmon, the Wild and Farmed》,由Dan Saladino監製及主持。他苦心偵查wild Atlantic salmon在二十年內絕種的可能性,由蘇格蘭東部的River Spey,走到西面的養魚農場,看野生三文魚的衰竭,和養殖三文魚的冒起。

就憑人類如何對待三文魚,專家說它是最好的指標看人類對地球的惡行,”the perfect barometer for how we as humans are treating our planet, both the land and sea”,因為牠是從淡水走到海洋的。

背景,風笛在吹奏,蘇格蘭高地上,River Spey上橫着一道橋,遠望在進行一個儀式。橋上有兩個人,一名孤獨的風笛手在為河流奏樂,另一人在橋邊,手伸得直直的,拿着一瓶單一麥芽威士忌,高舉在河流之上,像要為河流奉酒。一整瓶的威士忌,真的從二百呎高空,全倒進奔流的河水裏,在附近圍觀的,必都嗅到了酒香。

如祭祀,有酒之餘,還有神父,他多謝上帝的造物神奇,多謝河流所出所養,也標誌着釣三文魚的季節開始。

真的那麼尊重大地和感謝上蒼嗎?

從河流游到海洋,又回到河流,在地球存活了二億年的大西洋三文魚,快要滅絕了。危機是人類製造的。

十九世紀,為了大興土木,挖堤起壩,製造了大量污染;二十世紀,過量捕魚,貪婪攫取;廿一世紀,氣候暖化、海洋生態異變,都危害三文魚。

還有養殖魚場為圖利的不擇手段,三文魚長得一身海蚤,有些從養殖場逃走了魚又游到海洋播蚤……

都是沒完沒了的傷害,沒完沒了的慾望,沒完沒了的發展,沒完沒了的透支,沒完沒了的剝削。

直至森林受不了,海洋受不了,冰川受不了,天空受不了,動物受不了。都不收手。

幾時人類才懂停一停,讓地球唞一唞。全世界,都靜一靜。

愛恩斯坦說:”He who can no longer pause to wonder and stand rapt in awe, is as good as dead; his eyes are closed”。

希望,有時間反省,再張開眼,更多人醒了,世界會變好。

瘟疫,或許,是上帝出手。

Finer Life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81/MPW2681_B080-090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