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世上只有爸爸好

【全職爸爸】Ethan的兩個爸爸:情人的愛 VS. 家人的愛

2807

電梯打開,Keith抱着Ethan入內。

鄰居是見過幾次的大哥哥,他已經認得Ethan,向二人報以微笑。

「上次見到另一位叔叔抱着Ethan出入,他是哪位?」鄰居問。

「他是Ethan的爸爸。」Keith回答,對方揚眉,他補多一句,「我也是爸爸。」

鄰居有點不明所以,「他是爸爸,你也是爸爸?」

「是,Ethan有兩個爸爸。」Keith肯定地說。

「噢,我明白了,沒有問題。」對方笑了笑,繼續閒聊。

Keith(左)曾覺得Jason(右)將大部分的愛都分給Ethan,不再像以前般愛他。
Keith(左)曾覺得Jason(右)將大部分的愛都分給Ethan,不再像以前般愛他。

小生命突如其來 家人反應兩極

四年前剛搬進現址,Keith與Jason已經歷一次出櫃洗禮。部分上年紀的叔叔嬸嬸,可能會不識趣追問:「怎麼不見媽媽?她在哪?」Keith知道他們未能明白,就只會回答:「媽媽不在香港。」

「有些人,你知道他們心照不宣,這樣才是最好──愈覺自然就愈不會問。」Keith說。

除了公司同事,Keith的鄰居、朋友、家人和部分親戚都知道他是同性戀。Ethan的學校、老師和同學都知道他有兩個爸爸。「我們不會對Ethan說他沒有媽媽,對外人亦盡可能不講大話。」

Jason出身福建農村,當初想透過代孕要一個兒子,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滿足家人繼後香燈的傳統。Jason從來沒有向家人出櫃,直到Ethan快要出世,他希望家人明白他這決定經過深思熟慮。結果,家人出乎意料地平靜,甚至告訴Jason,只想他活得幸福。

另一邊,Keith早在十八歲就出櫃,宣布這個「喜訊」時,家人卻大大不以為然。媽媽早已接受Keith是同志,但始終沒有向較疏遠的親戚透露。「將來帶孫仔出來,如何向親戚朋友解釋,你沒有老婆但是有一個兒子?」他媽媽的憂慮……也許不盡是關於性傾向,而是在於擱不下面子。

「我們有個小男孩了!」

迎接生產,別的家長都是看育兒書,Keith和Jason還要翻閱外國研究,向家人證明同志家庭的孩子與常人無別。Keith的姊姊是基督徒,接受到同性戀,只是覺得多加一個孩子就太複雜。「姊姊最擔心,其實是Ethan會因此被歧視和欺凌。」

擔心再多,也蓋不過新生命降臨的喜悅。Jason是生父,可以進入產房見證孩子出世。步出產房時,Jason的眼角都是淚,他對Keith說:「我們有個小男孩了!」

因為Ethan,Keith要放下許多夢想,更一度令他想離開這個家庭。
因為Ethan,Keith要放下許多夢想,更一度令他想離開這個家庭。

出院當日,兩個新手爸爸,對一個丁點大的嬰兒束手無策。Keith的姊姊嘴裏說反對,卻一早來到醫院準備幫忙。她育有兩個孩子,熟練地抱起剛出生不久的Ethan,指揮若定,猶如定海神針。一袋二袋衣服、食物、用品,都是姊姊幫忙張羅。或許,姊姊心裏明白,如果她害怕孩子將來受到歧視,那她更不應該成為第一個歧視他的親人。

Keith遇上了「產後」抑鬱

照顧新生兒的生活,與一般人無異。自己開公司的Jason停工一個月,Keith每日放工就飛奔回家幫忙湊仔。即使聘請了外傭,Keith與Jason決定親力親為餵夜奶。

日復日,夜復夜,九個月過去。有一天,Keith突然覺得,很累很累。「我覺得自己好像患上『產後抑鬱』。」

二人世界時,每個月都去旅行,台灣日本泰國新加坡……一個周末即去即返,有時只為了食一碗牛肉麵。「以前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不會有什麼長遠計劃。」Keith最長遠的計劃,就是四十歲退休,去日本住三年,學好日文,讀自己想讀的書。「有咗Ethan之後,我連讀一本鍾意的書都唔得。」

這一切,不是早在Ethan出生之前已經預計到要有所犧牲嗎?

「知還知,真正要面對的時候,又是另一回事。」Keith說,正如考試不及格,都是派卷見到58分才會開始由擔心變得沮喪。

面對現實,Keith可以調整心態,叫他最難適應的,是與Jason由情侶變成家人,由二人世界變成三人行。「我覺得Jason不再像以前般愛我。」簡單一句,就是「你唔愛我喇。」

Keith送給Jason的周年紀念禮物,一元硬幣的發行年份與Jason的出生年份相同。
Keith送給Jason的周年紀念禮物,一元硬幣的發行年份與Jason的出生年份相同。

「我想找回自己的夢想!」

Jason為人比較木訥,不善表達情感,Keith早已習慣。「但是原來Jason唔係唔識!他對住Ethan竟然可以常常講 I love you。」加上Jason將工作以外的大部分時間,都投放在Ethan身上,Keith逐漸覺得,自己分到的愛好像愈來愈少。「如果一個人的愛只有一百格,Jason將九十七格分給Ethan,我只得三格,他就是不再愛我。」

那時,Ethan一歲,未懂說話,學會發脾氣,不時大叫。Keith氣上心頭,試過忍不住咆哮:「Shut up!你叫乜嘢?」Keith也搞不清,尖叫的其實是小孩還是他自己。

去年5月,「你不再像以前般愛我」的爭執再次上演,這一次,Keith終於崩潰爆發。「你和Ethan都搬走,我不想自己的人生從此停擺,以後四十年都要過這種生活。我想從頭來過,與另一個人,開始另一段關係,找回自己的夢想。」

內心的尖叫變成了強烈的回音,現實擺在眼前,二人終於正視問題。「我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哈哈。」今日回想,Jason自嘲。當時他只覺得,Ethan是孩子,身為家長,自然要花時間照顧他。「其實我對Keith的感情從來沒變,我一直都是想與他一起,組織一個家庭,與孩子過幸福的生活。」

再一次肯定自己被愛,Keith在姊姊開導下,學會調整自己的心態。「首先要學會愛自己,然後接受對方只是將他的愛,分享給一個我都愛的人,那是換了另一種方式的愛。」

 由二人世界變成三人行,就是多了一隻巴斯光年,是Ethan最愛的公仔。

由二人世界變成三人行,就是多了一隻巴斯光年,是Ethan最愛的公仔。

湊仔比你想像辛苦得多

情人的愛,就是「你好愛我而為我做一件事」;家人的愛,卻是「你是家人所以你要為我做一件事。」Jason愛得太理所當然,還是讓Keith難以適應。Jason因為工作需要,有時需要長駐大陸三日、五日甚至一個星期。遇上周日,外傭放假,Keith要一對一照顧Ethan,仔仔睡覺又「鬧鐘托世」,反瞓至極,Keith翌日上班前已經累得變成喪屍。

Keith曾向Jason投訴,要求他減少出差,但是Jason只是聽到沒做到。三數次下來,Keith快要再崩潰。半年前一次,換了Jason單打獨鬥,對住Ethan,他終於設身處地體會到Keith的苦況。從此,Jason推掉所有需要假日長駐外地的工作,如果地點接近香港,他會安排即日來回。

「就算是家人,也不是奉旨。」Keith語重心長地說。”I love you”三個字,翻譯出來不止是「我愛你」,還有更重要的「謝謝你」。

「我最開心,是Ethan現在黐住Keith多過黐住我,我覺得也算是對Keith的補償。」Jason笑說。Keith比起Jason更懂得與小孩子相處,他會記得Ethan所有公仔的名字,也記得他所有同學的名字。「一個月前Ethan學會自己用尿兜,我開心到哭出來。」Keith說出來也引以為傲。

為了教育Ethan,二人買了不少多元性別和家庭的兒童故事書。
為了教育Ethan,二人買了不少多元性別和家庭的兒童故事書。

期盼成長在多元友善的環境

唯獨有一個問題,記者替二人擔心:將來Ethan抱怨自己出生在同志家庭的話,你們怎辦?「這個問題,我相信他一定會問。」Keith說。正如他在十幾歲的時候,都會問:點解屋企咁窮?點解父母要生我出來?點解要我受苦?

「不分攣直,每一個孩子都有可能遇上欺凌,只是遇上的問題不一樣。」有些問題,無可避免,高矮肥瘦都可以受人歧視。Keith與Jason唯一可做的,就是盡量為Ethan提供一個多元友善的成長環境。

如果你是家長,或許你也可以出一分力,為所有孩子提供一個更開放包容的社會。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世上只有爸爸好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father-01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