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兒童醫院】理大生畢業功課 四色輔助療癒

3204
04.05.2019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約設計師Kylie Lee的過程,好有趣。

記者月前於「中央聖學子」設計專頁看到他展示Kylie三年前的畢業功課,並謂:「優秀學生作品,明明好過好多日常港式劣作,但因為種種市場同業界陋習,兼應用好設計文化嘅落後,令千千萬萬佳作埋沒於無底深淵。」

此前,他寫帖文怒轟香港兒童醫院外牆字款「太普通、太行、太predictable、太冇新意、欠獨特性」。Kylie的功課以兒童醫院為對像,從logo、院內標誌、字款、壁畫風格、用色到院內活動海報設計都細心周到,清新可喜。而且最重要:統一。概念具延伸性,不會「精神分裂」。聖學子欷歔地寫道:「對比之強烈⋯⋯唉~~~!」

Kylie做資料搜集時得知外國醫院會安排工作坊給小朋友,想像香港兒童醫院都有活動要宣傳,於是沿用結合點線、數字與字母拼成動物的概念,利用四個主色設計海報樣式。
Kylie做資料搜集時得知外國醫院會安排工作坊給小朋友,想像香港兒童醫院都有活動要宣傳,於是沿用結合點線、數字與字母拼成動物的概念,利用四個主色設計海報樣式。

於是記者聯絡Kylie,希望她談談設計理念。初出茅廬的她非常內斂,短訊中特別強調:「不希望其他設計師誤解我這經驗尚淺的designer評價人家設計,以為我覺得自己的設計最適合兒童醫院呢。」她又問我:「(相片)會影到人嗎?」,我只好回覆:「妳透明嗎?」然後她送我笑臉emoji後再三懇求,她的照片要「有咁細得咁細」。

訪問當天,她靦腆地儍笑謂:「其實份功課好幼嫩,而且唔夠fine。唔知點解大家咁鍾意,可能係同政府機構比,所以comment不至於太負面!」設計師最忌過分自信,尤其新晉,覺察自己有所不足,才能完善作品。

Kylie介紹她的設計概念,解說清晰具條理。她揀選兒童醫院為設計對像,源於她的家距離醫院只有五分鐘步程。「我間房個窗對正醫院,有時會覺得醫院氣氛有啲陰森。希望用設計令長期病患小朋友無咁不安。」她續笑說:「加上香港以前從來都無兒童醫院,設計嘅時候完全無壓力,無咁多框框。」

居住醫院附近的理大設計系畢業生Kylie的畢業功課,是為兒童醫院做「品牌設計」(branding)。
居住醫院附近的理大設計系畢業生Kylie的畢業功課,是為兒童醫院做「品牌設計」(branding)。

Logo現笑容 寓意樂觀面對

她設計的logo,概念源自香港兒童醫院的英文縮寫”hkch”。她把代表小孩(children)的c字輕微扭動,加上兩點作為眼睛,形成一張笑臉,美感與意義兼備,比起現在醫院採用的外牆字款順眼得多。「我用番圓少少嘅字,比較friendly。呢隻字筆劃圓渾,但骨架算方正,作為路標都可睇得清楚。中文用圓體,襯番英文。」

她為兒童醫院設計的logo呈現一張笑臉,希望小朋友樂觀面對疾病。
她為兒童醫院設計的logo呈現一張笑臉,希望小朋友樂觀面對疾病。
另有直排模式方便不同應用。
另有直排模式方便不同應用。

她當年做資料搜集時,得知兒童醫院將有四大專科,包括外科、腎臟科、心臟科及腫瘤科,她決定引用「顏色治療」概念,對應地採用四種有紓緩作用的顏色,分別為黃、橙、藍、綠,都偏粉色系,看來柔和溫暖。「外國有好多關於顏色嘅研究,例如美國監獄為咗令囚犯減低暴力傾向,會將監倉塗成粉紅色,又要佢哋著粉紅色囚衣,之後發現有效令佢哋少咗發嬲。」她認為即使顏色治療未必在醫學上受到認可,但如有輕微輔助作用都可考慮。「香港好多設計純粹只想色彩繽紛,無諗過顏色嘅作用。」

她對應四大病科所採用的四種顏色。
她對應四大病科所採用的四種顏色。

圖案緩和恐懼添趣味

結合點線、數字及英文字母,彈性地組合成各式icon及動物圖像,是她的設計重點。她當時幻想這樣能增加醫護人員與小孩的互動性。「例如可以問佢哋睇唔睇到當中有咩字母,係咩動物。」一堆標誌中,記者留意到有個用點線與字母拼成的天使圖案。「我相信醫院一定會有殮房,但唔希望令小朋友太驚,於是用天使來表示。」

醫院以病童為本,她那時構思水牌並不高高掛,遷就小朋友視點。「可能係好大隻字,放得好低,等小朋友可以知道自己去緊邊。」除了實用資訊,她又希望在牆上展示具鼓勵性的字句。「好多幼稚園都做緊,可能係一啲正面嘅quote咁。」

院內不同標誌都統一採用她的點線加字母組合設計。首排第六個天使標誌代表殮房。
院內不同標誌都統一採用她的點線加字母組合設計。首排第六個天使標誌代表殮房。
模仿小朋友筆觸的畫作線條簡約,具童趣卻不幼稚。
模仿小朋友筆觸的畫作線條簡約,具童趣卻不幼稚。
除了畫作,她都希望牆上髹上鼓舞字句。
除了畫作,她都希望牆上髹上鼓舞字句。

一個概念全面覆蓋

雖然外國都有醫院引入顏色治療概念,但Kylie絕非搬字過紙。「佢哋有用此概念,但graphics又未必好靚好夾,反而有參考外國幼稚園、日本診所,如何揀選傢俬、用不同主題分區等。」

現在回望設計,她覺得可以進步的空間不少。「顏色治療概念會唔會可以延伸到醫護人員制服,又或者藥袋呢?並非只係應用在大樓外觀,而係成件事配合。」她又指出如要令設計更貼合小朋友需要,該諮詢專責照顧的醫護人員意見。「始終佢哋先知點樣對小朋友最好,有無咩細心位係設計師忽略咗。」

推卻真實工作邀請

聖學子發帖文稱讚她的設計之前,原來有人更早留意到她這份功課。曾有室內設計公司人員在網上邀請她設計兒童醫院室內icon。「估計對方想我設計路標,但因為當時工作真係好忙,我推咗呢項工作。我有請對方聯絡我任職嘅設計公司,但之後就沒下文了。」

她認為如此大型的項目,如要另找設計師,理應委託一家公司,而非直接找一位設計師承接單次工作。她又笑言:「做功課就話啫,接咗嘅話做出來真係要面世,好大壓力呢!」猶幸現在兒童醫院內部設計屬高水準,否則我會把這名年輕人的相片拉頁放大至洩憤。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