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醫院】室內有taste外牆求其 集體創作價低者得惡果
熱門文章

【兒童醫院】室內有taste外牆求其 集體創作價低者得惡果

45003
03.05.2019
周耀恩趙賦禧,部分由香港兒童醫院提供

「主題是小朋友?設計一於玩可愛feel;顏色?七彩啦,夠童趣。」此等直筆甩意念誰想不出來?專業設計師一般秒foul無慮。香港首家兒童醫院數月前於啟德落成,大樓正面外牆中文字款用了直排cute cute娃娃feel字體,與英文Children字樣一樣鮮過彩虹,被設計界人士批評大路行貨無驚喜。更離奇的是大樓背面中英名稱距離闊過西隧,而且英文名稱所處空間逼過劏房,外牆字款無論設計、用色與擺位,左看右看橫睇掂睇都有股業餘味道,讓人心裏暗忖:「做咩啫你」。

記者與出名措辭辛辣、專門針砭設計的Facebook專頁版主中央聖學子同行,卻發現兒童醫院內部設計盡顯心思,富現代感,與外牆字款完全割裂,異常離奇。為此我們聯絡兒童醫院求解畫。

到底香港何時才不再把兒童設計與七彩娃娃feel字款劃上等號?

英文名稱擁擠「貼頂」,又以黑色字配彩色字,聖學子謂:「真係好怪」。
英文名稱擁擠「貼頂」,又以黑色字配彩色字,聖學子謂:「真係好怪」。
兒童醫院向海一面外牆中英名稱相距甚遠,感覺業餘。
兒童醫院向海一面外牆中英名稱相距甚遠,感覺業餘。

乘坐往郵輪碼頭的小巴、走在MegaBox附近大街、駕車於觀塘繞道北行,都會看到那「香港兒童醫院」字樣,感覺如同目睹有人把「是是但但」寫在臉上。步入開幕數月、現時局部啟用的兒童醫院,竟發現設計驚喜處處,靚!

大堂的繳費及登記處前放置一排排繽紛梳化椅,另有彩色矮凳,木柱上綴以可愛小鳥與屋仔,顏色柔和舒服,整體沒有「娘味」。就連行文一向鋒利如刃的中央聖學子都讚:「牆上仲有啲動物圖案,都好好睇。平面設計在這裏的作用係令病童無咁慘,令呢度有別於一般冷冰冰的醫院。」對於大堂的樹木、雀鳥及雲朵裝飾,他認為表現手法可取。「用幾何圖形砌的樹富現代感,唔會好似好多年前有間叫Rainforest的餐廳,嗰種樹要扮到好真,好具像。」

地下大堂繳費及登記處用色柔和。彩色梳化椅及矮凳,搭配可愛小鳥裝飾,一洗醫院冰冷感。
地下大堂繳費及登記處用色柔和。彩色梳化椅及矮凳,搭配可愛小鳥裝飾,一洗醫院冰冷感。
樹、鳥、雲等大自然元素裝飾抽象富設計感,給予小朋友想像空間,沒有幼稚味。
樹、鳥、雲等大自然元素裝飾抽象富設計感,給予小朋友想像空間,沒有幼稚味。
醫院本身指示牌清楚易讀,卻處處出現這種重複資訊的過膠指示牌,影響觀感。聖學子認為這已非設計層面,而是管理層面問題。
醫院本身指示牌清楚易讀,卻處處出現這種重複資訊的過膠指示牌,影響觀感。聖學子認為這已非設計層面,而是管理層面問題。

動物跳出拼圖有心思

地下電梯大堂有一塊動物積木拼圖,原來樓上每層都有一塊相似拼圖遙相呼應。各層皆有一隻動物代表,例如一樓是猴子,猴子積木會從一樓那塊拼圖走出來,牆身又有猴子壁畫。聖學子說:「每隻動物都有主題顏色,supporting graphics都係那個色系,而且會利用線條、圓點等等,有taste,配搭得幾好。壁畫有留白,整體不太雜亂。網站睇相覺得一般,但親身來睇效果唔錯。兒童醫院如果大力宣傳內部呢啲設計特點,我覺得大家都會讚,慘就慘在最見光,係人搭車都見到嘅字就客觀地醜樣,失咗分。」

記者與聖學子走勻大堂及樓上兩層走廊位置,外牆娃娃體字款除顯示於一個資訊屏幕,不見蹤影。「大樓內用的分區、指示字體都是比較圓渾、friendly的圓體,中英字體好配合,夾得好好。我估計做內部設計時連外面的identity design都未有。我懷疑外牆與內部設計係兩間公司做,水平差太遠。」大樓風格割裂程度,令人從外走到內,有如進入異度空間,又恍似氣質男穿上透視魚網裝一樣跳tone。

樓層指示牌用顏色及動物劃分,十分清晰。木材拼圖概念一直延伸至各個樓層,應用得宜。
樓層指示牌用顏色及動物劃分,十分清晰。木材拼圖概念一直延伸至各個樓層,應用得宜。
臨牀服務大樓(B座)一樓屬專科門診部門,以猴子為主題。
臨牀服務大樓(B座)一樓屬專科門診部門,以猴子為主題。
五樓為血液及腫瘤中心,以鸚鵡為代表動物。
五樓為血液及腫瘤中心,以鸚鵡為代表動物。

標識獨特才好認

或者有人認為外牆字樣睇到就得,何須斟酌?聖學子解釋:「Identity Design(標識設計),最重要功能就係識別,同國家旗幟一樣。專業設計師事前會了解客戶需要,再做資料搜集等,最後定案會同見慣見熟嘅平庸設計有分別,要與別不同先容易令人記得。靚唔靚唔係首要追求,但美感絕對可以為品牌帶來價值。」設計過程應是去蕪存菁,彩色娃娃體怎樣看都是第一階段就去除的雜草,卻偏偏存了下來。

他又補充identity design並非單單指標識設計,同時亦會延伸至裝潢。「標識跟內部風格應統一,依家完全割裂。外牆用番大樓內用的圓體都可以㗎,但我估管理層覺得『好無嘢』。放到中文字咁大,用色咁七彩,全因外牆真係無嘢令人覺得裏面playful。」如果大膽一點,外牆用大大個動物圖案呼應內部,字體線條可相對簡單,甚至沒有醫院名字都絕對易認。「當然這樣做可能會貴好多,但香港政府成日講『創新』,但公共建設往往都無push boundary。」

好,就當預算不足,但字款用色還是可以改善。「七彩好易顯得俗氣,好似藥房LED燈招牌,但偏偏好多客buy,覺得搶眼,覺得抵。繽紛只能用鮮豔彩虹顏色?飽和度低啲,用少少灰度,粉色啲會舒服好多。」

提到字的排列與擺位,他望着大樓向海的一面外牆,斬釘截鐵地說:「好明顯做的那人graphic sense好差,先會咁樣放字。英文名根本唔夠位擺。如果一定要顯示雙語名稱,寧願字細啲都應橫排,放埋一齊。依家直排中文名字與字之間好疏,成排字又太貼右邊,好唔順眼。擺中間啲咪四正啲囉。」

 聖學子認為現時兒童醫院有些樓層白牆較多,仍帶冰冷感,提及日本類似建築會多用木材,感覺溫暖,但強調內部算有心思。

聖學子認為現時兒童醫院有些樓層白牆較多,仍帶冰冷感,提及日本類似建築會多用木材,感覺溫暖,但強調內部算有心思。
病房牆上有大自然主題畫作,減低小孩不安感。
病房牆上有大自然主題畫作,減低小孩不安感。

成敗功過都在設計師?非也!

就內外設計嚴重分裂一事,記者去信香港兒童醫院,發言人回覆,醫院由「建築署聘請承辦商設計及建造」。至於外牆字款,「院方經過既定採購程序委託一間公司設計。有關字款設計及其在外牆的安裝位置經本院、醫院管理局及建築署商討和審視後,由醫院管理局相關委員會通過。」果然如聖學子所言,內部與外牆是兩家公司負責。所謂的「既定採購程序」就是價低者得的投標制度。聖學子帶笑提問:「如果經『既定採購程序』搵到嘅單位未能提供高質素設計,咁應該檢討嗰個『程序』,定係檢討持份者決策呢?標榜培育新生代的香港設計中心成立十八年,又有無找法子解決這個制度問題呢?」

根據回覆,今次兒童醫院外牆字款樣式與擺位似乎是多個部門你一言我一語的集體「創作」。成也設計師,敗也設計師?手執決策權的從來不是設計師。「客戶角色起碼佔一半。設計只由設計師做?天大誤會。由批錢、定時間到搵設計師,設計過程已經開始。但設計學系、設計獎項從來無人提這點,令人以為好設計就只係設計師功勞。」

有美感有視野,又願意信任設計師的管理層絕對可以催生好設計。「點解有人專登出一本書歌頌企管人Frank Pick呢?呢位London Transport首任Chief Executive,有啲似Steve Jobs,唔係落手落腳做設計嗰個,但經由佢策劃及採用嘅好設計,由平面標誌、字體、infographic、交通系統等,都影響後世。」

倫敦交通博物館前首席策展人Oliver Green曾出版Frank Pick's London一書頌揚這位London Transport的前chief executive。
倫敦交通博物館前首席策展人Oliver Green曾出版Frank Pick’s London一書頌揚這位London Transport首任Chief Executive。

可是,公眾對於「好設計」,只聯想到個「貴」字。「貴?無價值先覺得貴嘛,已經無人會問Milton Glaser設計I Love New York logo貴唔貴,因為好成功,值得。兒童醫院內部設計費一定高過外牆好多,但如果小朋友來到開心咗,你無得用錢衡量,唔能夠齋睇銀碼。」

周耀恩趙賦禧,部分由香港兒童醫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