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Mirror更愛仼劍輝 九十後女戲迷醉心表演藝術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粵劇新浪潮

愛Mirror更愛仼劍輝 九十後女戲迷醉心表演藝術

21.10.2021
惠楚生
y211002lucas0051-2

進入梨園傳承粵劇的年輕人確實不少,腦海又不禁湧現了一疑問:到底有沒有後生仔女會去看粵劇、聽粵曲的呢?抱着一大堆問號,記者遇上了兩位在一九九九年出生的女孩;分別是從事電影工作的董董,和仍在就學的梓欣。她們都是粵劇文化愛好者,會自掏腰包購買學生優惠戲票,到高山劇場看表演,亦有參與業餘演出。

董董(右)和梓欣作為粵劇迷,自然是大戲院的常客。
董董(右)和梓欣作為粵劇迷,自然是大戲院的常客。

學生時代已成興趣

記者相約她們在酒樓詳談,想必是個好地方,襯合她們傳統樸實的氣質,只見又是兩位打扮得很「文青」、很時尚的小姑娘走過來。我急不及待地問道:「你們是否本世紀地球上最年輕的粵劇戲迷?」董董即字正腔圓地反駁:「當然不是吧,很多比我們年紀更小的也喜愛粵劇的。」董董解釋,隨着政府銳意在校園推廣粵劇,現在很多中小學生老早便接觸過粵劇。

她們兩人自小都在粵劇學校中接受訓練,亦因此成為好友。董董的學校亦設有教授粵劇的興趣班,但她則更早與粵劇結緣。「我幾歲的時候,不知何故十分喜歡聽家中一隻粵劇CD,不停地聽,便慢慢喜歡了,所以之後才開始學,至今學了十年。」她憶述,小學時某次表演活動,有機會solo一曲,因着那次經驗,肯定了自己是有天分的。

「我卻與你相反,我以前對粵劇沒有好印象,我是學了才慢慢喜歡。」梓欣從前因不理解歌詞意義,只覺得粵劇像「噪音」,因跟隨姐姐參加粵曲班作課外活動,才令她對粵劇改觀,現在也持續學了十一年。她回想,很多往時的戲班同學一個一個地離粵戲而去,「有時他們堅持不到,可能有很多因素,或者他們不能找到突破和成功感吧。」

董董和梓欣除了喜愛粵劇,更把喜好實踐,學藝多年,亦參與業餘演出。
董董和梓欣除了喜愛粵劇,更把喜好實踐,學藝多年,亦參與業餘演出。

享受演繹每個角色

董董坦言學習戲曲並不是易事,需要花上大量心機時間,雖然自己還有很多興趣,但仍願花時間在粵劇上,「因為我最喜歡的還是粵劇。」在逾十年的堅持路上,梓欣也有過迷失的時候,「我在一九年時得了一場大病,當時病到失聲,現在的唱功也未能回復百分之百,就像從頭學起一樣;有一刻想過放棄,不過最後還是克服了,繼續學。」

董董於大學修讀電影系,畢業後在電影圈工作;梓欣則正在教育大學修讀音樂治療,選修中國戲曲。既然她們找到喜愛的興趣,可有想過將之變為事業?董董卻肯定的說不會:「因為我還有很多東西想試。」梓欣則是沉默了一會,仔細思量一番後答道:「我是有想過的,但靠做大戲維生很難,我置戲服、置頭飾,至少也要花五位數字。」

到底令她們仍堅持着的是什麼原因?董董只是輕描淡寫地道:「因為我享受演繹每個角色的時刻,只要在舞台上有自己的表演機會便很開心。」梓欣也道:「我也是想試試演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角色。我所追求的,並不是名氣和掌聲。」

梓欣的花旦扮相
梓欣的花旦扮相
y211002lucas0039-1
董董和梓欣除了喜愛粵劇,更把喜好實踐,學藝多年,亦參與業餘演出。

愛粵劇 不等如「古老石山」

我也甚是好奇,像她們年紀的女孩,不是都爭相走到尖沙咀碼頭跟Anson Lo的海報自拍的嗎?董董卻說她的偶像是仼劍輝,「因為她的戲好得讓我真的以為她是個男人。無論她是演周世顯,還是演陳季常,都有着不同風貌,是我最敬佩的演員。」此時梓欣插嘴道:「其實我也有聽Mirror,我也有聽《不可愛教主》的。」

董董笑道,當人們知道她「玩粵劇」,都會幻想到她會在《歡樂滿東華》節目中獻唱。「其實不是看粵劇就等如「古老石山」,我覺得只是學習一樣較特別的performing art而已。我也會聽Anson Lo,我兩樣都有接觸的。」梓欣認為,很多人都會覺得年輕人看粵劇是件出奇的事,「甚至有次我去看戲,全場只得我一個年輕女生,很多婆婆都用『發現新大陸』般的目光望向我。」

作為年輕的粵劇愛好者,談到傳承議題,她們均異口同聲:「不得不否認,現在是沒有後生仔會看大戲,幾乎沒有;原因是:想接觸的人,卻不得其門而入。只要他們選擇切合自己口味的劇種,自然會願意多點接觸粵劇。」

「粵劇是很難回到昔日的輝煌時期,但我相信,業界的共同願望就是『唔好死』。我相信粵劇也一定會留得住。」她們對粵劇前景,或許是抱着「沒有希望便沒有失望」的態度吧;但她們對粵劇的喜愛,應該也是堅定不移的。

梓欣的花旦扮相
董董則演出生角
y211002lucas0025-1
董董認為自己也是一個普通少女,只是興趣較特別。
惠楚生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粵劇新浪潮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