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花旦黃寶萱 投入小劇場找新方向:粵劇不只一條路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粵劇新浪潮

年輕花旦黃寶萱 投入小劇場找新方向:粵劇不只一條路

21.10.2021
惠楚生
y211002lucas1164-2

在排練室的另一角落,同屬少壯派的花旦黃寶萱站在鏡子前,一邊拿着劇本、一邊練起「做手」來。寶萱出身梨園世家,父親黃金堂是著名粵劇演員;她在中五畢業後便在香港演藝學院修讀全日制粵劇課程,○五年正式入行,曾在不同戲班參演,亦在中小學擔仼粵戲導師。

她以溫柔的聲線請記者先坐在一旁,只見她正忙過不停,既要指導演員走位,自己亦在重複排演一些動作;原來她跟黎耀威正籌備一齣新篇粵劇《文廣探谷》,同時擔仼音樂策劃、導演和演員。這部戲的特別之處,是以舞台劇裏常見的小劇場模式演出;他和阿威在二○一六年時已嘗試以小劇場的手法,重新演繹《霸王別姬》。

黃寶萱除了是一位粵劇演員,亦兼仼導師,在學校教授粵劇。
黃寶萱除了是一位粵劇演員,亦兼仼導師,在學校教授粵劇。

一個art form不止一條路

「在香港,小劇場粵劇的文化是比較初步的,才剛剛起步。我們都是希望從傳統蛻變出來,是基於傳統的一個創新,所以做口白上的變化並不大。」本有點風塵僕僕的她,說起自己的心血結晶頓時提起勁來,因為演出小劇場,完全顛覆了她過去十多年的演出心法。「我學的是做大戲,以前老師要求我們要把動作放大,因為我們要面對逾千觀眾,距離又很遠,所以我們每一動作都是放大,要高於生活。」

「但我做小劇場的經驗是零,因為粵劇根本沒有這個文化。當我第一次在台上演出的時候,舞台是一塊平地,跟第一排的觀眾是平行的,當時是很不慣,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應擺向哪一方。」她笑着回想自己的蝦碌事蹟:「後來有舞劍的情節,我站得太前,差點把道具劍揮向觀眾。」

在小劇場裏,沒有老師教她身段,但她慢慢領會到,需要把自己的演出縮小和精緻化。「譬如我做一場哭戲,觀眾近距離看着我,我真的需要擠出眼淚,若在大戲院裏做,我只是揮舞一下衣袖便表達到哭的效果。」從演多年,卻未曾試過近距離面對觀眾,「與在大劇場演出時的震撼感是很不同,在一個只能容納一百人的小劇場做戲,觀眾彷彿都成為了戲中一分子。」

接觸過小劇場後,寶萱知道,這是一個能把一些構想和幻想,實踐起來的舞台,「小劇場粵劇,無論在形態上、一些燈光、舞台和佈景上,都是在構想着未來五十年的粵劇會是怎樣;可能那時在身段上會更加唯美一點,或者舞台效果會更為創新,但基本的戲曲元素是沒變化的。」

是要希望透過小劇場,把未來的粵劇模式重新定義嗎?「我不敢說未來五十年的粵劇是怎樣,始終我們現在做的只是一個幻想;但我們深信,一個art form不一定只得一種發展路向,小劇場可能會成為其中一種發展路向。」

寶萱在小劇場粵劇《文廣探谷》中擔任演員,也負責音樂策劃及導演一職。
寶萱在小劇場粵劇《文廣探谷》中擔任演員,也負責音樂策劃及導演一職。
y211006lucas1073-1

全職粵劇人有壓力

年齡是每位女士的秘密,記者也沒打算問個究竟,只覺已經手執教鞭的寶萱,予人感覺仍是很年輕。「什麼感覺上,我實際上就是年輕,哈哈!」又問,實際也很年輕的黃寶萱,在粵劇急速末落的這些年頭,仍願意成為全職演員,可會感到有壓力?「特別是在香港這個商業的社會,是很大壓力,無論是生活或其他事情,什麼都是錢。」

「在我投入這一行的時候,我知道再也不能像以往那般,師傅會包你伙食,什麼也不用顧……現在的情況是,無論我們起班、買戲服,都是靠自己出錢。」她透露,添置一件稍好的戲服所費不菲,認為經濟壓力定會打沉不少有意入行的後學,「只希望大家都努力吧!」

除了金錢上的壓力,又可曾覺得自己生不逢時?「我又沒這樣想過,我覺得藝術是講潮流,這五十年特別興盛的,下個五十年可能又沒那麼興盛。我覺得只是一個起伏,一定會有生存空間,對粵劇的前景不是太擔心,我亦是抱較大希望,才願意投身這一行業。」

「我是很有信心的,絕對覺得粵劇是可以傳承。縱觀世界上仼何一個地方,他們的傳統藝術也可以留下來,最重要是有人願意去承繼這東西,亦會將這東西演變成屬於自己的傳統。我覺得粵劇絕對是有保留價值的,只要每個人都願意做一點事,香港以至世界各地的觀眾,多點去留意粵劇。」此刻的她眼神堅定,續道:「粵劇一定不會死。」

她深信,粵劇在未來絕不局限於一個發展路向,小劇場是其中一個出路。
她深信,粵劇在未來絕不局限於一個發展路向,小劇場是其中一個出路。
惠楚生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粵劇新浪潮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