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推手鍾珍珍:創新但不偏離傳統 延續戲曲未來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粵劇新浪潮

改革推手鍾珍珍:創新但不偏離傳統 延續戲曲未來

21.10.2021
惠楚生
y211006lucas0446-2

戲曲中心坐落在繁忙的柯士甸道口,其獨特造型曾成坊間熱話。說起戲曲中心,顧其名也知道是上演中國傳統戲曲的陣地,被譽為粵劇界cult片的《粵劇特朗普》續集,最近也移師此地公演。除了出租場地,戲曲中心的另一責任,當然是推廣本地粵劇。

這個神聖仼務便落在鍾珍珍身上。

「可以叫我Naomi。」穿上唐裝外套,搭配着清爽短髮,髮尾留下一條幼小的辮子,是她獨特的個人形象。讀過番書,也在香港中樂團等不同藝術團體仼職過的Naomi,是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主管,專責戲曲範籌;略略打點了劇務事宜,便坐下來把自己與戲曲的淵源,一一娓娓道來。

鍾珍珍是西九文化管理局表演藝術主管(戲曲)
鍾珍珍是西九文化管理局表演藝術主管(戲曲)

將燈光設計引進戲曲

「可別以為我在外國讀書,便以為我不愛傳統藝術。像我這些在六七十年代成長的人,一定會對粵劇有所交集。」她憶述過往跟着父母到劇棚看戲的經歷,感覺內裏氛圍有點像開派對,喜歡看大戲,亦是由小時候開始培養,「我是戲曲中心裏,唯一現場看過斐艷玲現場演出《鍾馗嫁妹》的人。我中學時已常到新光看外省戲。」

熱愛舞台,亦令她開始向着這方向發展。她是香港第一個擁有燈光設計碩士資格的人;她坦言,那年代的劇場還未熟悉燈光設計這概念,更遑論傳統的曲藝界。「若你問我本地戲曲界的燈光設計水平,正處於什麼層次?老實說,根本是沒有燈光設計,因為大家都覺得無需要,只是現在大家都走進劇院裏做戲,不能沒有燈光,於是便把大燈全開。」

原來在戲曲世界,只需「一桌兩椅」便能完成一齣戲,「其實戲曲最厲害之處,就是主角需要做好『唱、做、唸、打』,才可以站在台上。因此戲曲從來的着重點都是在主角身上。」Naomi嘗試把燈光元素加進粵劇上。

小劇場粵劇《文廣探谷》裏其中一幕,穿上古裝的演員在站LED屏幕前,卻毫無違和感。
小劇場粵劇《文廣探谷》裏其中一幕,穿上古裝的演員在站LED屏幕前,卻毫無違和感。
營造舞台美感和氣氛是鍾珍珍的強項,把LED屏幕引進粵劇表演亦是一前無古人的突破。
營造舞台美感和氣氛是鍾珍珍的強項,把LED屏幕引進粵劇表演亦是一前無古人的突破。
會發光的《楊氏寶鑑》
會發光的《楊氏寶鑑》

借小劇場 突破固有觀念

在二○一六年,戲曲中心尚未落成的時候,她找了粵劇界後起之秀黎耀威和黃寶萱,實驗性地以小劇場形式,把京劇《霸王別姬》新編成粵劇。把粵劇搬到小劇場上的舞台呈現,在本地可能是前無古人。「我們做小劇場的目的,是希望提升質素和含金量,讓更多新作品面世,保持市場新鮮感。」

在小劇場裏,不論舞台上的美術、燈光、以至音響都邁進另一層次。「燈光是可以幫助劇情推進;若果有些燈光變化,氣氛的交替,那當然是好事。觀眾的質素也愈來愈高,視野也很廣闊,有更多要求需要被滿足。」

《霸王別姬》在內地演出時廣受藝壇好評,最令Naomi感欣慰的是,他們成功示範了如何能在不偏離粵劇傳統的前提下,糅合新的元素。「我們在正式公演之前,曾邀請很多前輩來看。那時還害怕會否有前輩看完把我指着來鬧,說這個根本不是粵劇;結果是沒有,足證我們並沒偏離粵劇的根本。」

《霸王別姬》已前後公演近四十次,她深信,只有不斷演出才能賦予作品生命,「我們每演一次也會改良,不停的改。任劍輝、白雪仙老師享負盛名的四大名劇,都是因為不停地演出,不停地修改,才能成為今天的精品,作品的生命才可以延續。」

鍾珍珍與《文廣探谷》演員同框。後排左起:黃寶萱、鍾珍珍、黎耀威;前排左起:吳立熙、沈栢銓
鍾珍珍與《文廣探谷》演員同框。後排左起:黃寶萱、鍾珍珍、黎耀威;前排左起:吳立熙、沈栢銓
小劇場粵劇的劇本
小劇場粵劇的劇本
劇本沿用傳統形式。
劇本沿用傳統形式

變革 也不應偏離傳統

她策劃的新作《文廣探谷》,依舊由黎耀威和黃寶萱擔綱演出,更加入了行內「避之則吉」的LED動畫。「粵劇界向來很害怕用LED,一來會比較貴,二來會怕控制不到。」是次故事以楊家將故事中,楊文廣如何「繼承傳統」為命題,也是Naomi給自己的一個open question。「我們用這些所謂很犀利的科技,究竟是在摧毁傳統,還是幫助傳承呢?」

其實她心裏早有答案,「用得恰到好處的話,科技是能把粵劇推進至另一層次,在符合劇情發展的情況下,就算我把另一種art form的想法放進去,它依舊也是一齣粵劇;但我們須記住,主位始終仍是一齣戲的本身,燈光、音響、舞美都是為這個戲服務,而不是來搶戲的,劇本作為一劇之本才是最重要。」

受面積所限,小劇場每次演出只能容納一百名觀眾,Naomi苦笑道:「表象一定是蝕錢,把一百張戲票賣光也不足夠台上的支出;我們是投資在年輕人身上,投資在他們的新想法上,亦希望可以培養新的觀眾羣。這個投資的回報不是眼前的,是將來的,是為整個業界的,是值得的。」

台前幕後在演出前進行拜神儀式。
台前幕後在演出前進行拜神儀式。
鍾珍珍認為投資在新派粵劇,等如投資在年輕人身上,回報是無限。
鍾珍珍認為投資在新派粵劇,等如投資在年輕人身上,回報是無限。

粵劇的未來 交由觀眾決定

負起改革粵劇之大仼,Naomi反倒覺得自己沒太大壓力,「因為今時今日,前輩和普通觀眾也可以輕易挑出很多粵劇沒落的原因,例如表演時間太長、故事與時代脫節等等;我們能針對這些癥結下點功夫。」

當人們都說傳統粵劇很古板,現在急起直追還來得及嗎?她立馬反駁:「我從不覺得我們變得遲,根本粵劇就是一直在變。別以為演員穿上古裝、唱起「梆黃」就是古老,粵劇一直也很追得上時代;為什麼以前的人會加插南音或小調在粵劇演出裏?就是因為那時很流行。戲票錢是戲班的收入來源,觀眾那時喜歡什麼,他們便推出什麼,一直也是為市場而變。」

要讓大眾感受到粵劇的變革,Naomi口中仍不離一句話:「要抓緊傳統,亦要展示未來。」若上天能給你實現一個願望,你的願望又是什麼?「每一個香港人至少看一次粵劇,給粵劇一個機會,給粵劇人一個希望。」

團隊花了不少功夫在舞台燈光上,但一個成功的粵劇表演,仍是離不開劇本本身。
團隊花了不少功夫在舞台燈光上,但一個成功的粵劇表演,仍是離不開劇本本身。
惠楚生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粵劇新浪潮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