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入屋】實地研究:到底一條街可以同時承受幾多粒催淚彈?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民間真相

【催淚彈入屋】實地研究:到底一條街可以同時承受幾多粒催淚彈?

30.07.2020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柯士甸路豐樂大廈。十一月十三日,沙田竹林閣。十月二十八日,屯門逸生閣。十月二十七日,油麻地藥房。十月一日,尖沙咀民居。八月十二日,太古港鐵站外。八月十一日,葵芳站內。

以上地點,都曾經有催淚煙攻入室內,甚至有催淚彈直接射入室內。

催淚彈入屋 診所被迫停業

無論是製造商的規格說明書,還是催淚彈殼的表面,都有警告字句,提醒使用者不能於室內發放。毒理專家和聯合國都出面警告了,但是警方仍然多次把催淚彈射入室內地方。

油麻地藥房損失大量藥材,沙田竹林閣的住戶要一邊交租一邊搬屋。相對其他受害者,梁氏一家的損失可謂最為慘重,半間屋燒掉,他們初步估計損失超過二百萬元。由於涉及民事訴訟,為免影響有關訴訟,需要保留事發後的現場環境,他們所開的相連診所也被迫停業。梁太太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家中三個子女,一個已畢業,兩個在學,其中一個負笈海外,診所停業令家庭收入驟減,生活開支變得緊絀。

事發當日,本刊攝影記者正好身處現場,記下警方發射催淚彈的一刻。(攝影:梁俊棋)
事發當日,本刊攝影記者正好身處現場,記下警方發射催淚彈的一刻。(攝影:梁俊棋)

催淚彈對社區的影響

事發當日,現場的目擊者都聽到至少三下槍聲,催淚彈射向不同角度。其中一顆催淚彈,落在豐樂大廈斜對面的一間越南餐廳,距離發射地點大約六十米。東主是一對夫婦,陳太太憶述,當時聽到三、四下槍聲,之後有催淚彈掉落店內,她隨即一腳將它踢出馬路,迅速關上店門。「催淚煙的殘留物很難清洗,眼睛感到十分灼熱,痛到難以忍受。雖然已看了好幾次醫生,但到現在還咳嗽,需要定時食藥。」陳太太說。

大部分說明書都列明,催淚彈只能在室外使用,其中一大原因是為了避免起火。不過,即使在室外使用,但只要位於社區,從空氣污染的角度而言,也很值得商榷。化學工程師團隊的研究發現,催淚煙化學物CS可於社區殘留長達廿一天,更可以隨風飄散至四百米以外的範圍。曾於健康空氣行動工作的龍子維認為,討論重點不在於爭論何謂空曠,重點是有沒有對民居構成重大影響。「在空曠地方使用的目的,就是要減低對附近民居、路人、食肆造成的影響。在大廈或人口高密度的地方使用催淚彈,明顯不合理。」龍子維說。

建築物影響催淚煙路徑

「香港高樓大廈林立」,小學常識教科書如是說。何謂林立?這個時候,不妨參照政府經常引用的各種世界排名。根據Emporis地產資料庫統計,香港目前共有一千六百七十六座摩天大廈(樓高超過一百三十米),以數量論,全球排名第一。第二位的紐約有一千零四十座,第三位的深圳有五百七十座。樓高四十米或以上的「一般」大廈,香港有八千一百六十座,數量又是全球第一。

柯士甸路,正是典型「大廈林立」的街道。街道兩旁有樓高二十九層的酒店,有十五層高的舊樓,地舖主要是餐廳,也有服裝店、便利店和洗衣店。柯士甸路,由兩條行車線和兩條行人路組成,是香港常見的內街規劃。以車路約寬三米、行人路約寬兩米計算,柯士甸路的路面約寬十米。

從高空俯瞰柯士甸路,可見高樓大廈林立。
從高空俯瞰柯士甸路,可見高樓大廈林立。

負責研究街道的寬度和樓宇高度如何影響催淚煙擴散,是學生Xenia。她首先需要知道催淚彈的成分。由於警方一直未有公布催淚彈的成分,Xenia只能參考一般燃燒現象的數據,先收集燃燒時如何產生煙霧,再加上化學物CS的基本成分,最後模擬出催淚煙的擴散路徑。假設街道兩旁的大廈都是三十五米的高度,也就是大約十層樓,那麼,街道的闊度會如何影響催淚煙擴散?催淚煙的氣味可以升至哪一層?

原來,數據顯示,這要視乎有多少顆催淚彈同時燃燒。

幾枚催淚彈 低層住戶已遭殃

香港警方使用的射擊式催淚彈,每一次可以發射三至五枚催淚彈,視乎所用型號。事發當日,目擊者聽到至少三下槍聲,也就是說,至少有九粒至十五粒催淚彈同時在柯士甸路發射。

雖然化學物CS的密度比空氣高,大部分粒子都會停留在地面並跟風向向外飄走,但是柯士甸路只有十米闊,煙霧只能向前或向上擴散。Xenia在模擬測試中,設定催淚彈會持續噴煙四十五秒,結果發現,三枚催淚彈的煙霧可飄升至五米高度。假如發射五枚,催淚煙更會上升至十米,這時候一樓和二樓的住戶會受到影響。如果同時有九枚爆發,煙霧會向上飄至十五米,而濃度在十三米依然相當高,這時候四樓的住戶也會受到影響。當然,地面的催淚煙濃度這時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非常危險的。

假設街道兩邊大廈是常見高度三十五米,如果警方一次過發射九枚催淚彈,催淚煙已難以消散,在地面活動的市民和大量低層住戶都會受到影響。
假設街道兩邊大廈是常見高度三十五米,如果警方一次過發射九枚催淚彈,催淚煙已難以消散,在地面活動的市民和大量低層住戶都會受到影響。

換句話說,如果警方在十米寬的街道使用催淚彈,即使發出兩下槍聲,即是約有六至十枚催淚彈發出的話,低層住戶已無法不受影響。模擬測試亦發現,即使在彌敦道這種相對寬闊的街道(連同行人路寬約廿一米),每一次同時發射九枚催淚彈的話,已經足以令催淚煙飄上三層樓高,影響大量居民。而且,只要街道兩旁樓宇高於十五米,單靠自然風力已無法將催淚煙輕易吹散。

去年六月十二日至今年二月二十九日,警方共發射一萬六千一百九十一枚催淚彈。去年理工大學被警方包圍,十一月十八日,警方發射了多達三千二百九十三枚催淚彈,那是警方發射催淚彈的單日最高記錄。催淚煙瀰漫,油尖旺區的民區均被波及。

油尖旺區多處都有住宅、醫院(淺紅色塊標記)和學校(綠色塊標記)。警方在十一月十八日單日發放超過三千枚催淚彈,足以令整個地區變成危險地帶。地圖上深紅色代表極危險;橙色代表會令長者、兒童和患有呼吸道疾病的人士有危險;黃色代表風險較低。
油尖旺區多處都有住宅、醫院(淺紅色塊標記)和學校(綠色塊標記)。警方在十一月十八日單日發放超過三千枚催淚彈,足以令整個地區變成危險地帶。地圖上深紅色代表極危險;橙色代表會令長者、兒童和患有呼吸道疾病的人士有危險;黃色代表風險較低。

根據各種新聞片段以及HKmap的數據統計,警方在衝突最激烈的時候,往往一次過發射數十枚催淚彈,現場煙霧瀰漫,甚至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尖沙咀的高樓大廈較高,油麻地和旺角較多唐樓。負責研究的學生Silver於是使用開放資源,統計警方在十一月十七日至十八日曾在什麼地方發射過催淚彈。結果發現,大部分都鄰近住宅、醫院和學校。Xenia計算各種街道的闊度之後,發現只要警方同時發射超過九枚催淚彈,油尖旺大部分地區都會在那段時間淪為不宜久留的危險地帶。

梁俊棋、Xenia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民間真相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7/2699-forensic-architecture-tear-gas-034-202007311005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