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撒旦的香水:一種屬於死亡的味道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催淚煙後遺

【編者的話】撒旦的香水:一種屬於死亡的味道

銀色閃閃發亮,遠看就像一罐對人畜無害的汽水。「催淚煙真的會催淚嗎?」遠在埃及,一個廿一歲的年輕人還未接觸過催淚彈。那是2011年,埃及發生了一場革命,他很快就知道,伴隨催淚煙而來的,是刺眼流淚,是嗆鼻窒息,是無定向拔足狂奔。

在戰場上,埃及人也會像香港人一樣,拾起催淚彈研究一番─到底是哪個國家為政府提供這些「非致命」殺人武器?起初是美國製,之後又有英國製,換上中國製催淚彈的時候,埃及的示威者不禁問:「政府是想要殺了我們嗎?」

七年後,BBC訪問了這位年輕人。他告訴記者,當時他在街頭撿走了一個催淚彈彈頭,放入密實袋。每隔一段日子,他都會取出彈頭,聞一聞。

「就像撒旦的香水。」他說,那是一種屬於死亡的味道。

難怪記者覺得,催淚煙是一種聞一次就會永遠記住的味道。

催淚彈,製造商說是一種「非致命武器」。然而,換上另一個名稱的話,事情立即變得不一樣─催淚彈是一種「化學武器」,於1997年正式被禁止於戰爭中使用。

不過,各國政府依然可以防暴之名,使用催淚彈「驅散人羣、維持秩序」,鎮壓國內的民眾示威。

過去半年,香港警方共發射超過一萬六千枚催淚彈:射爆眼、射爆窗、射入屋、射在鬧市中的狹窄街道。如果每一枚催淚彈有20克CS,香港的環境已吞下了320公斤CS。到底有幾多仍然與我們共存?我們不知道。報道寫完,我們得出更多問題而不是答案。

「事實上,催淚彈最恐怖的地方,正是一種未知與不確定。」立場記者陳裕匡受訪時說。

或者,最恐怖的地方,是本來應該負責解決問題的政府,任由未知與不確定蔓延,令社會瀰漫着一股比催淚彈更危險的毒霧─恐慌。

伍詠欣
專題組編輯

這半年,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範圍已擴及民居、社區街道、老人院附近及室內環境。
這半年,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範圍已擴及民居、社區街道、老人院附近及室內環境。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催淚煙後遺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2668-tear-gas-y-dm31020-01-copy-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