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無一倖免是 流浪於催淚煙中的動物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催淚煙後遺

生命無一倖免是 流浪於催淚煙中的動物

在警方大量使用催淚彈後,人們發現街上的生命逐一變少、失蹤。

住在旺角街市旁的街坊發現夜晚出來搵食的老鼠少了。

餵貓的少女為果欄布簷上那隻不見蹤影的黑色野貓感到懊惱。

灣仔上班的朋友也想到以前入夜後公司樓下地上就會爬滿蟑螂,在路人的腳邊竄來竄去,現在也不大看見了。

「不知是轉天氣還是被催淚煙毒死」,他嘆道。

果欄的流浪貓面上掛着乾掉了的淚痕,住在港島的無毛貓出得一身紅疹,中大校園內的美麗小鳥三五成羣地死在石屎地上,天水圍的小狗在散步時舔地後兩個月出現溶血性貧血後死亡,餵貓義工們發覺街上原本貪吃的貓咪變得食慾不振……

不少貓義工費盡心思照顧流浪貓,於示威進行之前已經警覺地通知一林與其煙霧隊成員,快速救貓。
不少貓義工費盡心思照顧流浪貓,於示威進行之前已經警覺地通知一林與其煙霧隊成員,快速救貓。

警犬何辜?

這些生物全都不知道湧來白色的氣體是什麼,為什麼原本寧靜熟悉的街上會突然出現呯呯巨響,然後,牠們發現無處可躲。

10月時,網絡上瘋傳一張照片,警方拖着一隻黑棕色警犬到示威區,平日看來兇悍的警犬,面對人海與白煙,狀若驚惶,張大嘴巴,長舌晾在嘴外,耳朵向後縮,短短的尾巴夾在兩腳之間,眼睛閃閃發光,地上還有排洩物。

戴上齊全裝備的領犬警員,仍舊拉着牠周圍走。

「那一張照片,觸發我想集合其他人,幫助動物免受催淚彈影響。」「流浪煙霧隊」發起人之一的一林(化名)說。她只是一個普通市民,但是她從那張相中讀到背叛味道──警犬與警員明明是同伴關係,警方卻不替警犬準備防禦裝備,她覺得自己也應該為流浪動物做些事情。

「當時幾乎全香港都放過催淚彈,單憑一兩個人的資訊並不足夠,我們很需要當區街坊報料,讓大家知道哪裏有小動物受傷或被困。」團隊呼籲各區街坊關注區內流浪動物的情況。「我們不想成為大台,而是希望其他人可以自發行動,就像這場運動一樣,每一個人都有力量出一份力。」一林說。

拯救動物 尋找豹豹的故事

「流浪煙霧隊」於短短一個月內,集合了過千名住在不同地區的成員。一林與其他發起人聯絡上三間分別位於港、九、新界的獸醫診所,接收被拯救後的街頭動物。他們又找了合共一百五十二個暫託家庭,暫時照顧受催淚彈影響的流浪動物。

「我們甚至想過在最差的情況下,可能要為動物處理身後事,於是也找了一間願意為流浪動物集體火化的善終服務公司」。他們最後聯絡上不同車隊,方便開展拯救行動,接載動物就醫,將流浪動物送到寄養家庭。

行動時,他們會帶上生理鹽水、清水和罐頭,通常會有當區動物義工加入,方便接近動物。羣組成立將近兩個月,已有五次行動成功拯救受影響的動物,主要是貓和狗。

「萬幸的是,除了元朗那隻流浪貓外,至今我們沒有接過一些重傷或死亡的個案。」那一次,團隊接報有貓在街上吐血,可是去到已不見牠的影蹤。「直到現在,我們仍不知道牠的生死。」她嘆道。

一林希望除她們的團隊外,各區市民也能參與行動,關心街頭動物生存問題,各自出力。
一林希望除她們的團隊外,各區市民也能參與行動,關心街頭動物生存問題,各自出力。

旺角成為催淚彈重災區後,貓義工們擔心不已。他們知道旺角街市有一隻小貓叫豹豹,希望能夠先送牠住進暫託家庭,不過,前提是要先捉到牠。

那夜,不知所措的豹豹閃入狹小的後巷,義工尾隨。突然,兩邊冷巷分別有防暴警察殺出,一轉眼,就是一片白茫茫的催淚煙。一切就像拍電影一樣,然而這是流浪動物每一日的真實生活。

救回來的貓狗,團隊都會安排去獸醫診所檢查身體。雖然沒有發現與催淚彈相關的疾病,卻在許多貓身上發現街頭流浪動物的常見毛病,例如嚴重腎病、缺水,眼晴發炎和寄生蟲問題。

香港環境污染嚴重,動物生活在街頭,單是找乾淨水源已經很困難。現在,牠們還要面對催淚彈。「人類尚可以保護自己,但是街頭動物是貼地而生,牠們飲的水,吃的東西都暴露在空氣之中,催淚彈對牠們其實是有很大影響。」一林說。

城市雀鳥 飛不出煙霧山

獸醫Grace指出,除了街上流浪動物受影響,雀鳥也面臨巨大威脅。雀鳥因為示威區人滿為患無法飛走,情緒緊張,加上催淚煙導致未能正常呼吸,最後窒息而死。

過往在外國也有研究催淚煙對動物的影響,主要以老鼠與豚鼠作為實驗對象,針對催淚彈的毒性進行重複劑量的研究。牠們一天吸入約一小時的催淚煙,持續一百二十天後,發現催淚煙的濃度愈高,牠們的死亡比例就會愈高。「換言之,生物長期身處一個高濃度的催淚彈環境,健康會受一定程度影響,部分動物甚至會因而死亡。」Grace解釋。

獸醫Grace說,被催淚彈波及的亦包括平日於城市中棲息的雀鳥,他們極有可能受壓力與催淚煙影響而窒息死亡。
獸醫Grace說,被催淚彈波及的亦包括平日於城市中棲息的雀鳥,他們極有可能受壓力與催淚煙影響而窒息死亡。

就算是同樣動物,因為不同品種和身體構造,吸人催淚彈後亦會有不同的反應。鬥牛犬、八哥、北京狗等短吻(短鼻)品種的犬隻,因為鼻短,氣管較窄,面部結構軟組織較擁擠,易有呼吸道困難。牠們吸入催淚彈後,反應亦會比較大。

警犬在示威場地看起來反應好像不太大,因為警犬和軍用犬的品種,是德國牧羊犬(狼狗)、瑪蓮萊。因其鼻長,鼻腔結構和呼吸道系統,對催淚彈的過敏感應較少。然而,就算是德國牧羊犬和瑪蓮萊犬,吸入催淚煙同樣會引致食慾不良、嘔吐或肚瀉的情況。即使動物的皮膚因為有毛髮保護未必受影響,但於耳殼、腳趾或一些毛髮比較少的地方,也會受到刺激。「牠們在整理毛髮時,或會再度吸入化學成分,甚至吃進食道。」

動物有苦說不出

「昨天吸了催淚彈,今天胃口不好,不想吃東西。」動物不懂說話,也不懂得開口解釋,獸醫只可以從牠們的表現,分析出牠們的症狀,卻無從斷言引起這些病徵的原因。

曾經有住在旺角的客人,在警方施放催淚彈之後,發現家中貓狗的眼睛出現灰色的分泌物。事發時家中已經關了窗,但是寵物胃口仍然變差。

你有轉糧嗎?貓狗有食錯東西嗎?Grace要一直問,一直問,排除所有可能之後,最後才能「估計」可能病情與催淚煙有關。

荒謬與無奈

Grace因此翻看不同學術論文和醫學報告,發現許多都是短期的小型實驗,並不足以證明催淚彈的長期影響。「因為根本沒有一個國家會長期擲催淚彈,危害國民的健康。」以前大家或許會覺得要做長期研究是很荒謬,現在即使要做也需要許多時間和金錢。「目前的研究結果告訴我們──這個問題存在很大的灰色地帶,實際影響仍然是未知,可以是一,也可以是九十。」

當政府至今仍然不願意公開催淚彈的成分,就連專業人士也感到束手無策。

空氣中有超過一萬六千枚催淚彈的化學物,其實正在危害全港物種的健康。然而,當政府棄市民生命和健康於不顧,逃避承擔責任,城市中其他動物的生死就變得更加次要。「沒有人知道CS要多久才會在環境完全消失,我想像不到街頭動物如何找到安全地方棲息。」Grace看在眼內,是無比心痛。「作為獸醫,我們的角色很被動。動物被送進來,我們只可以幫牠清洗再治療,卻無法斷定病情是否由催淚彈造成。這樣令人很無力,我們什麼都不是,什麼都證明不到。」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催淚煙後遺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2668-tear-gas-d191129-11-cover-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