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案記錄 市民吃催淚氣體的日子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催淚煙後遺

個案記錄 市民吃催淚氣體的日子

8月時,警方公布施放催淚彈總數超過二千枚,本刊曾以不記名方式徵集四十五個市民接觸催淚氣體的病症個案;至12月,警方施放催淚彈總數超過一萬六千枚。有關催淚彈的後遺問題愈揭愈多,本刊再次邀請該四十五位市民填寫問卷,作為案例收集的統計。以下為部分個案記錄:

tan190825siu%ef%bc%bf0754

Case1

年齡:22

性別:

吃催淚彈的最嚴重的日子:

10月1日

當時吃催淚彈的經過:

警方從天橋上向地面施放催淚彈, 差點被射中頭部

徵狀及維持多久:

生濕疹、皮膚痕癢、 腳板起水泡。

看醫生的情況:

睇私家 醫生,吃敏感藥 、抗生素、止痕藥膏和類固醇。

相比四個月前,身體狀況改變:

之前試過肚屙兩至三天,但沒有看醫生。現在皮膚長出的濕疹,尚未康復。


Case2

年齡:26

性別:

吃催淚彈的最嚴重的日子:

10月27日 尖沙咀太空館集會

當時吃催淚彈的經過:

警方在距離自己10至20米左右施放手擲式催淚彈,由於當天沒有戴豬嘴,所以爆開後人就先向後退,再返前,來來回回咁慢慢食佢散播出來的煙。

徵狀及維持多久:

流眼水鼻水 、喉嚨痛、咳嗽、作嘔。

看醫生的情況:

沒有

相比四個月前,身體狀況改變:

經常發噩夢。喉嚨成日覺得好似有痰,想咳又咳唔到,好似有些什麼頂住喉嚨。大髀近屁股位置長出一瘡仔,突起的,少少痕,偶爾會想抓癢。屁股長了好長出濕疹,但不痛不癢。


Case3

年齡:22

性別:

吃催淚彈的最嚴重的日子:

10月1日荃灣、11月11日中大

當時吃催淚彈滴經過:

兩天也是於距離少於1米位置吃彈

徵狀及維持多久:

氣管不適如呼吸不順和咳嗽,維持一星期、皮膚紅腫就至今。

看醫生的情況:

私家,話皮膚敏感開類固醇茶。

相比四個月前,身體狀況改變:

即時眼痛,唞唔到氣,想嘔,咳嗽。返到屋企後肺部會痛,第日跑步時個呼吸差咗,兩邊肺小痛,而這個情況持續一個星期。我覺得警方每次放過期的催淚彈,我皮膚都會出現紅腫,一塊塊的,感到痕癢,不知是否和催淚彈有關。皮膚敏感備以往好嚴重,需要去看醫生。


Case4

年齡: 40+

性別:

吃催淚彈的日子:

11月18日尖沙咀

當時吃催淚彈的經過:

於內街行走,周圍空氣混濁,差不多找到一家食店正要入去,遠處可能是50米距離下警方施放催淚彈,但我見不到煙,只聞到催淚彈氣味,立即進入店內。

徵狀及維持多久:

幾分鐘之內胃痛及作嘔反應,然後全晚失去味覺。當晚有低溫發燒,第二日早上先血痰,隨後幾天痰多,然後一直咳嗽,持續兩星期。出現皮膚敏感徵狀,手部、臉上長出的紅疹反覆出現、經期紊亂。

看醫生的情況:

看中醫,服用中藥解毒,我的身體反應和一般人不一樣,沒有肚瀉,可能化學毒素沒有經排洩物排出體外,但每天都咳出大量的痰。

相比四個月前,身體狀況改變:

好大分別,反應嚴重了,催淚彈在我距離很遠,身體反應卻好敏感。之前沒有看醫生,11月18日之後,實在嚴重得不能不看,氣管問題亦復發。


Case5

年齡:23

性別:

吃催淚彈的最嚴重的日子:

6月12日,解放軍大廈對出2至300米; 7月28日,上環干諾道西,摩利臣街交界;8月3日,黃大仙龍翔道巴士站。其實好多次我都有出去,不過這三個日子比較能明確看到身體反應不同,其餘是9月29日和10月1日。

當時吃催淚彈的經過:

6月12日,初次中第一顆催淚彈,距離近200米,雙手卻已出現紅點,流眼水、乾嘔、呼吸道灼熱、臉部灼痛。這一次身體反應較少,因為濃度不高。兩小時瘋狂食彈,近距離受催淚彈攻擊。之後添美道對峙太近,狂流眼淚,眼睛刺痛,難以睇路,鼻涕咳嗽,難以呼吸。添美道失守後,經往演藝道行車天橋離開。

7月28日,在上環,皮膚及眼睛灼痛。之後示威再中催淚彈,沒有出現紅點。正常即時身體反應。後遺症是一直頭痛和久咳,因為現場曾用生理鹽水沾濕毛巾掩臉,洗臉會感到毛巾有催淚彈味道。精神上容易受大聲響嚇到,人多地方與安靜環境都會聽到示威嘈雜聲音。短期重回金鐘夏愨道時,會感到呼吸及吞口水困難。

徵狀及維持多久:

6月12日紅點於3至4日後消退;7月28日,當日吸入催淚彈後身體皮膚(臉部以外)灼痛感增加。 而黃大仙第一晚衝突後,肚痛肚屙維持了3至4日,腸胃隱隱痛,左胸口隱痛,肚屙,肚痛,久咳。總結,後遺反應逐次增加,可能6月12日只出了紅點,下次就會咳四至五日和頭痛,出現心理問題。再下次,回家就會發現腸胃胸口隱隱作痛,肚痛肚屙三至四天。由皮膚到呼吸道,一直到脾臟,

認為後遺症愈來愈重。但同時現場能夠頂耐咗催淚彈,因為懂得慢慢呼吸保持冷靜。

我認為不是以次數劃分現場濃度,而是警方使用哪個批次的催淚彈。所以每一次出去食的第一粒,已經會分到是不是比上次更濃。我曾於上環經干諾道西前往無限極廣場,找回落單朋友,當下沒有發射催淚彈,可能是十五分鐘前發射了一輪,但瀰漫在空氣中的催淚氣體卻也足以令你眼睛刺痛、皮膚灼痛,於是我認為7月28日這一天的催淚彈濃度其實最高。

流鼻涕,眼睛刺痛,但是身體較容易復原。好似以前催淚彈爆開,不舒服可能維持十來分鐘才完全消退。現在可能我三四分鐘後眼睛就睜得開,呼吸就已經能調順了。以前後遺症會肚痛肚屙,現在只屙不痛。有次隔了一段時間無出去,但連續三日排出黑色糞便,大便次數頻密,於是再Tg找了醫護手足查詢,沒有進行治療 。

看醫生的情況:

沒有就醫,因為覺得應該會自然康復。

相比四個月前,身體狀況改變:

對街道殘留催淚煙味道十分敏銳,在 尖沙咀行人隧道,區選兩日後 有時坐朋友車駛經某些公路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聞到,全車人都聞到。我會覺得空氣污濁,一去到旺角等地區就咳。呼吸的空氣不清爽,氣管會比較敏感乾咳,很容易就想趕快進室內。

心理作用,一般在街上,或在家都會覺得聽到大量示威嘈雜聲,例如大力撞擊、有人尖叫、警笛聲響。有時樓下可能係一班後生仔打波入球開心叫囂,我卻以為抗爭者退到我樓下出事了。另外有次聽見附近有女士尖叫爭執,以為是濫捕事件發生,不料是情侶爭執。在極其安靜的環境下,會自然響起示威的聲音。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催淚煙後遺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tan190825siu0754-copy-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