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荒謬的問題,變成生活日常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催淚煙後遺

前言:荒謬的問題,變成生活日常

「催淚彈入屋點算好?」如此荒謬的一條問題,卻變成生活日常。一時間,大眾對化學的認識增加不少,CS不再只是代表computer science 或者customer service,而是2-Chlorobenzalmalononitrile的縮寫。

CS是一種催淚煙化學物。發射時,CS會因高溫霧化成煙,隨風飄散。CS也會在室溫凝固成粉,然後黏附在外牆、欄杆、滑梯、樹葉……化學工程師團隊在9月曾發表報告,指出CS會在社區殘留至少21日。

過去半年,警方共發射超過一萬六千枚催淚彈。如果每一枚催淚彈有20克CS,香港的環境已吞下了320公斤CS。到底有幾多仍然與我們共存?我們不知道。

無論是製造商的規格說明書,還是催淚彈殼的表面,都有警告字句,提醒使用者不能於室內發放。毒理專家和聯合國都出面警告了,然後,警方還是一錯再錯,錯了至少七次。

就算在室外發放催淚彈,本來也只應該在空曠地方使用,目的是為了減少對民居和公眾造成影響。然而,無論是深水埗的狹窄街道,還是荃灣的密集民居及大型商場,抑或是伊利沙伯醫院附近,警方都是百無禁忌,彈頭遍野。隨着警方開始傾向密集發射催淚彈驅散人羣,傳媒早已不停追問政府,催淚煙有無可能引致空氣污染。陳肇始引述環保署的監測站數據,表面結果未見異常。然而,監測站的設計並非用來量度CS,數據沒有異常只是「不關聯的數據正常」。

公眾缺乏資訊,對政府缺乏信任,然後,無數問題出現了。為什麼街頭不再見到曱甴?為什麼中大突然多了雀鳥屍體?為什麼小狗舔了一下地面就會有血尿然後死亡?為什麼每個月的經血變成黑色?為什麼明明戴上了豬嘴在現場採訪,回家還是會肚瀉?

一切問題都沒有答案。

「事實上,催淚彈最恐怖的地方,正是一種未知與不確定。」立場記者陳裕匡受訪時說。或者,最恐怖的地方,是本來應該負責解決問題的政府,任由未知與不確定蔓延,令社會彌漫着一股比催淚彈更危險的毒霧—恐慌。

2668_tear-gas_cover-02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催淚煙後遺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2668-tear-gas-y191218yan0262-copy-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