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催淚傷痕

02.07.2020
攝影:周耀恩

惡法臨城,中共撕破臉行一國一制,為的是以恐懼作管治手段。經過一年多的抗爭,打壓變本加厲,港人要有心理準備,黎明之前的黑暗最是漫長。然而面對暴政,卻不能未打先輸,即使不能硬碰,仍可以在能力範圍內據理力爭,其中一樣無權力者的武器,就是真相。極權以謊言治國,最怕人民堅持追尋真相。

上月中,深水埗區議會收到民政署通知,將不會協助其調查催淚彈對深水埗區居民、社區和環境的影響,理由居然是「議案不屬地區層面事宜」。傀儡政權的腐敗已經滲透各部門,民政署動不動就罷工,明明是民生事務,卻政治掛帥拒絕與有民意授權的區議會合作。政府一直拒絕公開催淚彈成分,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早前入稟高等法院,要求警方公開所使用催淚彈的化學成分,法庭現要求律政司提交誓章。雖然是極微小的一步,但也是在尋找真相的道路上前行。

在香港,催淚彈危害的討論因疫症而沉寂下來,但美國震動世界的反歧視黑人示威,卻令催淚彈重新成為世界焦點。上月初,美國一千二百八十八名醫療和公共衞生專業人員發表公開信,呼籲警察停止使用「任何催淚煙、彈或其他呼吸道刺激物」,因為這會令呼吸道更容易受到感染,加劇現有的炎症並引起咳嗽,從而增加感染Covid-19的風險。而使用催淚彈往往驅散不成,反激怒示威者,根本不適合用作管制人羣。

國際特赦組織於六一二,也就是香港警方催淚彈放題一周年之時,發布全球濫用催淚彈驅趕示威的互動網站,涉及廿二個國家。當中香港的暴行包括向密封空間施放催淚彈、直接瞄準個人發射、過量使用、在和平示威中使用等。網站也列出催淚彈對人體的危害,包括可引致呼吸系統發炎、缺氧、血壓升高及皮膚過敏等,若直接擊中人體,則可引致骨折及傷亡。

見到美國示威也有濫用催淚彈,撐暴政藍絲如獲至寶,為「美國也有警暴」雀躍。但其實全世界也有警暴,重點是社會有否機制撥亂反正。發生大規模示威後,美國丹佛市地區法院在上月初即頒發臨時禁令,限制警方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閃光彈及其他非致命武器來驅散示威者;西雅圖市警察總長亦在同日宣布,暫停該市警員用催淚彈控制人流最少三十日,其後西雅圖法院亦正式頒布臨時禁制令,禁止警隊使用催淚彈及胡椒噴霧等;然後到波特蘭市長指示該市警方停止對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彈;波士頓也正計劃類似安排。

在香港,我們連催淚彈成分也還未知道,遑論以禁制令保護市民。「情操高尚」的裁判官不助紂為虐,香港人已經要還神了!政權極力隱藏真相,香港人還是鍥而不捨去追查。本港民間團體早於去年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緊急申訴,聯合國也清楚表示相信香港曾經「無差別、非必須和不符合比例地使用催淚氣體、胡椒噴霧和其他化學劑,有違國際和香港使用武力的多個原則」。港共政權只龜縮在中共背後,對聯合國的質疑,只表示已提交中央。

一年多的抗爭,催淚傷痕處處,藏在大街小巷、校園、港人的身體、心靈。尋找真相會否變成罪名,現在尚是未知之數。但在此之前,我們不可預早投降,只要一息尚存,那就在各自崗位繼續求真。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95/MPW2695_B071-078_009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