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非常時期 保住尋常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一建築一世界,保育之日常

編者的話:非常時期 保住尋常

tan210405jeadus-0133

「Hello, Goodbye/說多了/記不了」

這兩年,每天都在練習說再見。故友聚散分離,店舖陸續結業,一座座老舊建築被輾壓崩塌,一切美好而理所當然的人事物,還未及好好道別,就得沉痛哀悼。

離別,之所以愁苦,是因為珍重,或曾經錯過。

去年年末,深水埗主教山百年配水庫險遭清拆,甦醒了萬人保育魂。許多人才驀然發現,「古蹟」原來就隱沒在身邊。有些建築,看來沒什麼特別,像棄物,但在有心人的眼中,一磚一瓦,就如黃金。遠望北角唐樓,建築學者看到上海建築師戰後逃港的故事;踏進中式書室,古建修復師傅悟得前人對後世的勸勉;探索荒廢平房,廢墟攝影師尋回舊日生活痕迹。

一建築一世界,守護歷史建築,就是守護香港歷史。

十幾年前,保育人士留守天星皇后碼頭,最後迎來告別,但撒下了本土意識的種子。十幾年後,種子萌芽,一個街坊身擋推土機,一呼百應,保住了百年歷史建築。當公眾的目光聚焦在配水庫,本土研究社早前取得一份古蹟辦普查報告,將八千八百零三個具保育價值的歷史建築,標示在香港地圖。每一個圖案,就代表一顆潛藏二十年的滄海遺珠。更多的漏網之魚,可能是一個防空洞,一座天橋,甚至只是一塊石碑,未來也得靠每個人略施綿力,努力捍衞。

「如果漆黑中覺渺小/幾千幾百分一/光源只要全亮了/便破曉」

在非常時期企硬,守住崗位,保住尋常,已是最大本領。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建築一世界,保育之日常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4/tan210405jeadus-0133-202104190824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