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舒適區域】Zone of Absolute Discomfort 圖輯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俄羅斯北極圈內的「絕不舒適區域」

【絕不舒適區域】Zone of Absolute Discomfort 圖輯

21.10.2019
金峰
以馴鹿為生的涅涅茨人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在俄羅斯北極地區生活了。他們居住在俄羅斯涅涅茨自治區納里揚—馬爾市外的北極苔原中的帳篷中,溫度為零下四十度,近年被天然氣和石油勘探的影響致流離失所。
涅涅茨牧民的帳篷,位於俄羅斯涅涅茨自治區的北極苔原上。
涅涅茨牧民主要生計是把鹿肉賣給香腸工廠外,亦把鹿角賣給中國作為傳統藥物。
涅涅茨人正在馴鹿
第二次世界大戰紀念碑屹立在工業和航運樞紐的摩爾曼斯克城。冷戰期間,這座城市是重要的軍事基地,與邊境線的芬蘭和挪威對峙。今天它是北極地區最大的海港城市。
涅涅茨人在帳篷內可以收看電視
距離俄羅斯首府莫斯科東北部1750公里之外的瑙斯基苔原通道上,一位工人正在暴風雪中奮力前行。
下班後,在石油和天然氣勘探公司工作的人,坐在他們的休息室裏。
當科學家發現數十億噸的石油和天然氣蘊藏在凍原地帶,這個「絕不舒適區域」吸引外來人前來尋找機會。
德國能源供應商BASF Wintershall在俄羅斯北極圈的天然氣工廠,幾個工人正合力上螺絲。
工人正在接駁天然氣的管道,金峰說,這管道有象徵意義,只要俄羅斯需要制裁歐洲,關掉這個管道便可。
俄羅斯的天然氣通過管道傳送到聖彼得堡進行壓縮,再像子彈一樣快速傳遞到德國。
隨着能源價格暴跌以及俄羅斯在歐洲失去知名度,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正在努力進行新的投資。
羅斯和德國的能源公司總裁,因為合作關係經常在北極西伯利亞的基地會面溝通。
廢棄中的沃庫塔鎮內,75歲的Nina Merzlikina和45歲的Sergei Kostenko已經收拾行裝,等待被趕離這間房子。當地官員希望關閉城市郊區的村莊,以便關閉天然氣和電力供應。
沃庫塔鎮的一棟公寓,只剩下一個家庭。其他居民大都逃往俄羅斯南部,因為俄羅斯政府不再扶持北極圈內的城鎮。
菲利普.安德列夫(Filip Andreev,70歲)和他的妻子安吉麗娜.安德列耶娃(Angelina Andreeva,68歲)出生於北極,1930年代,他們被蘇聯政府強迫搬遷到城鎮中。他們仍保留着原始傳統,在家中切割從北極苔原帶回來的馴鹿。
煤礦工人卡普.別爾蓋耶夫(Karp Belgayev)是廢棄村莊約瑟爾(Yor Shor)最後十個居民之一。他在一家煤礦開採廠工作十年後,再無法去除眼睛周圍的黑眼圈。他留守的村莊一片荒蕪,冬季氣溫低至零下五十度。
北極凍原油氣勘探公司"Siesmorevzedka"中唯一的女性廚師。她整個冬天都在寒冷孤立的北極苔原中工作。
在涅涅茨自治區,石油和天然氣勘探公司的工作人員引導一輛全形震動感應式卡車探測地層下面潛在的石油。該車由法國公司生產,過去十年,該地區發現了數十億噸的天然氣和石油。
一名工人在俄羅斯北極地區的科米地區修理了一條洩漏的管道,該地區擁有一些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礦牀。
在Portovaya的壓縮機站首先將俄羅斯的天然氣壓縮,再通過波羅的海的海底輸送能源到歐洲。
在俄羅斯北極小鎮尼克爾,金屬開採排放的二氧化硫(是造成酸雨的原因)殺死了大量植物。
北極烏拉爾地區一名天然氣工人正在工作。俄羅斯的經濟命運在很大程度取決於其石油和天然氣的銷售。
北極圈的城鎮變得滿有生氣
Neubert和朋友在Achimgaz滑雪。Achimgaz是德國能源公司Wintershall和俄羅斯的Gazprom的合資企業,開採俄羅斯最大的天然氣田。
金峰(Justin Jin)是一位致力於講故事的攝影師。出生於香港,在劍橋大學修讀哲學,懂英語、普通話、廣東話、俄語、荷蘭語和法語。他曾於北京和倫敦路透社擔任記者,現往返於歐洲,俄羅斯和亞洲擔任獨立攝影師及作家。
金峰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俄羅斯北極圈內的「絕不舒適區域」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justin-jin-arctic-047-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