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尋找黃佩佳

千山萬水著香港方志 初代皇仁畢業生黃佩佳受校報啟發 

813

求學階段對人生影響尤深,黃佩佳在皇仁書院預科畢業後,進入政府部門工作,理論上他的思想該較傾向殖民政府,但卻不然。走進校內的「皇者仁風校史館」,名譽助理館長郭浩揚(John)翻查學校史料,發現這位畢業於二十年代的初代畢業生,原來讀書時已經常投稿到校報《龍皇報》,撰寫過不少愛國詩文。

皇者仁風校史館名譽助理館長郭浩揚本身讀歷史,對校友黃佩佳的故事頗好奇。
皇者仁風校史館名譽助理館長郭浩揚本身讀歷史,對校友黃佩佳的故事頗好奇。(按圖放大)

殖民地精英的愛國情懷

史館內展出不同時期的文物,當中包括黃佩佳後人提供的離校證書,上面貼有黃佩佳學生時期的照片,從此證書還能了解戰前教育制度,「以前的學制分為第一至第八班,第八班是今日的小五,第一班就是預科,可理解為舊學制的中七,但他是先在官校育才書社讀第八至第四班,才進皇仁讀第三班。」John說。

John解釋,由於當時學費昂貴,而且第一班屬預科班,為考入大學而設;商科學生若然打算去政府或洋行當文員,往往讀到第二班便離校工作。黃佩佳是極少讀到第一班兼通過了香港大學的預科考試卻不打算讀大學的人,他畢業後便考進政府當文員,原因已不可考。

黃佩佳的離校證書顯示他畢業於1926年,屬少數讀到第八班並成為公務員的精英。
黃佩佳的離校證書顯示他畢業於1926年,屬少數讀到第八班並成為公務員的精英。(按圖放大)

《皇龍報》 遊歷見聞之始

無論是老師、學生和校友都可投稿至校報《皇龍報》,有學生會寫校園生活、遊記,老師會寫時事、地理資訊。黃佩佳畢業後亦繼續投稿,當中一首《綿綿孝憾廬詩草》之《晚歸》及《感時》,當中「滿眼亂離終亂世,萬家憂樂總憂時」盡顯其家國情懷。黃佩佳於1926年畢業,而1925至1926年間廣州和香港發生「省港大罷工」,那時有些皇仁學生帶頭罷課,被殖民地政府強力鎮壓,有幾十位學生更被開除學籍。John相信在那時勢,學生多少受中國民族主義浪潮影響,大多關心時局。

黃佩佳求學階段,校長古祿(下排中間)和老師都喜與學生到郊區旅行,增廣見聞。(按圖放大)
黃佩佳求學階段,校長古祿(下排中間)和老師都喜與學生到郊區旅行,增廣見聞。(按圖放大)
歷屆師生都有投稿《皇龍報》,黃佩佳畢業後亦然。(按圖放大)
歷屆師生都有投稿《皇龍報》,黃佩佳畢業後亦然。(按圖放大)

此外,John從《皇龍報》的蛛絲馬迹,推測為何黃佩佳熱愛行山,其友人甚至創辦香港元祖級行山組織「庸社行友」。「1925年離任的校長丹拿,經常與學生到處遊山玩水,例如去牛頭角,牛頭角當年還是一片草地和山,有時也帶學生去淺水灣飲汽水!」而下一任校長古祿曾是地理科老師,同樣熱愛旅行,經常投稿到《皇龍報》寫旅行經歷,「相信有些同學受他們影響,喜歡到處遊山玩水。」John認為黃佩佳也是其中一員。

如果沒有讀書時期這種遊山玩水的氛圍,他未必會持之以恆用雙腳走遍香港大小山頭、偏遠山村,寫下珍貴的香港方志。雖然黃佩佳告別家人後的行蹤謎團未解,但他對香港方志歷史補白的貢獻,值得後人銘記。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尋找黃佩佳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wongpuikai05_hoi_1404201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