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何秀萍
熱門文章
何秀萍
一個女人

何秀萍專欄:秘密情人

57
25.10.2018
圖片由作者提供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0-29-%e4%b8%8b%e5%8d%881-19-44

朋友看到我在東京拍的照片,大概比較神清氣爽吧,便取笑說日本是我的「秘密情人」,讀着短信時自己也感覺到嘴角是上揚的,只能再次佩服這位「智」友澄明的洞察力。

從第一次踏足那島國到重訪多次,明年已經是第三十年了,無論是怎樣程度的一種認識,都帶有一種緣份和感情吧,而我相信這地方與我是互有好感的,因為每次去到我都感到賓至如歸,離開時依依不捨,真的恍如跟一個不常見面但互相欣賞,帶點遐想,用他們的話形容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一個對象相聚一段時光般切切期待下次再見。

身為一個深信人生無常,一切有時效和限額又不願落地生根的人,我是真的妄想過在世界各地某些城市都有一個情人,隔着距離談情,隔段時間見面,彼此相敬如賓,相愛如親,但當然這種連自己都騙不過自己的白日夢一早便隨馬桶水被沖到不知名汚水溝去了。年長了些,更覺得血肉之軀皆不可靠,跟一個城市做密友不是更細水長流輕鬆自在嗎?

窮書生外遊自有不為人知的風流,一個個幽秘的勝地,一家家隱世的小店,縱使一個方向盲迷路王,只要放輕鬆隨心順路,目的地兜兜轉轉便到了眼前。跟這自遊人有緣的大都會自然而然會配合行程,找到固然好,錯過了便算。資訊的流通和科技之發達促進人與地的契合,大多時候得心應手,事後心滿意足,還不是最佳情人是什麼?事前或到着後的資料搜集、預約,讓人無往不利。在地的即興發掘和探索得到的驚喜增添獨特地方魅力,更教人神往。

來到一個愛花的城市地鐵站內外必有花店,價亷物美豐儉由人,抵埗第一晚房間便插了花,睡得份外甜,翌晨自然醒,電視節目和廣告都出現了喜愛的演員,這地方待我真的

不薄。

就是這樣,我也不得不承認這種情份了吧。活生生的人要互相遷就大家的情緒,而一個城市是沒有情緒需要被處理的,它只有不同的區域面貌、特色和氛圍給你去感受和經驗,五光十色的繁華、燈紅酒綠的糜爛、花草樹木的清新或汗牛充棟的大小書店悉隨尊便,總有一處任你流連,進行深度探討或做路過蜻蜓。每天換一身與場所相配的衣裳赴會,必定相見歡。

東京又是如此適合獨行的人,大部分活動都可獨自進行而不會被投以怪異目光。反而仍有些地方只招待男賓,那便當我上錯車走錯路也罷,可幸這情況也不算多。

當我在「情人」懷中獨樂樂的時候,環顧周遭單獨一人的着實不少,無論是去看畫展、聽音樂會、喫下午茶、吃晚餐還是喝酒,在在都有一些單身男女神色自若,心情舒暢地享受他們與這城市、某空間某項目的約會並樂在其中。我會更加為選了這個「情人」而高興,因為這裏予人一種安全感,也有包容。看它能提供那麼些選擇給市民和異鄉人便知道。

探訪一個國家,到過它的不同城市,感受過不同的美好,而且還與它的國民發展了友誼、受到它的古典和流行文化觸動而建立了興趣、對它的食物產生了愛好,文人故居亦曾登堂入室,愛一個人也未必這樣全面。

記憶之中沒有令我失望過,能讓我這樣放心跟着直覺走的地方到今天為止也只有它,只要還走得動,以後還是會一往情深,繼續去與它共看日出日落的。

(畢明「FINER LIFE」暫停一期)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0/螢幕快照-2018-10-29-下午1.19.44-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