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何秀萍
熱門文章
何秀萍
一個女人

何秀萍專欄:見步行步

121
16.05.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e4%bd%95%e7%a7%80%e8%90%8d2

紅的黃的暴雨警告來來去去,春天的雨竟有夏雨那般暴烈,下到立夏就變得順理成章了,全年最多雨的梅雨六月還未到呢~

該不該怪是天氣惹的禍還是我缺乏醫學常識?臉部骨傷痊癒得很慢,醫生叮嚀三個月內或骨裂癒合前盡量避免到人多擠擁的地方,以免面部受到碰撞。於是非關工作時便將活動範圍縮小至住家附近十分鐘腳程的地方,不乘坐人擠人的交通工具。住在市中心就有這種好處,步行所到有銀行、超市、菜市場、書店、郵局、各式食肆、咖啡屋、麵包店,也有辦公大樓,不務正業的人足以在這街區內過日辰。

旅遊書上登載的打卡景點就近在咫尺,黃金週我足不出戶。

平日則在非繁忙時段才出去購物辦事會朋友,耐心禮讓一小時內必能完事;佔盡這些地利的便宜,對一個傷患在身的人也算方便。

為免節外生枝,行動遂步步為營,抓住扶手緩慢專注地走下五層樓,做完該做的事再慢動作爬上樓回家,當天因為是在居住的唐樓梯間摔倒受傷的,陰影雖已淡退但每回上落仍是小心翼翼。

原來「傷」真是要養的,不能因為沒皮外傷不痛就等於沒事,事實是體力和精神都比健康時不濟,集中力也是,加上撞及眼角,縱沒損傷,但卻好像激出了飛蚊症,左眼終日與小黑點捉迷藏,除非閉上眼睛。應約回到醫院覆診,人頭湧湧,而人人好像都帶了很多時間來奉獻給「等待」,候診室內是沒有人「趕時間」的。等了短短四十五分鐘,眼科醫生說我的視網膜沒問題,眼球運作也很正常,飛蚊是暫時性的云云。見了醫生的臉五分鐘就可以走了。

%e4%bd%95%e7%a7%80%e8%90%8d4

朋友們都表示關心說要來探我,我說反正要專程下樓去開門讓他進來,不如就約在就近的茶室喫茶聊天,疏一疏晦氣。願意見的朋友都是可親可信的,有新有舊,我不介意讓他們見到我「鴛鴦臉」的人。話匣子打開了就無事不談,連不想談的也可直接說才是真朋友,下午茶一喝便喝到晚飯時間才散。有個說話的人讓我面部肌肉有運動,也知道自己的思緒仍有條理仍清晰,毒舌仍有毒,偶然,只是偶然?還是會說不出某個名字或想不到某個代用詞……

孵在家,一隻容易疲累的眼睛影響生產力教人很洩氣,看書寫字都很吃力,要分段做不能一氣呵成。不勉強,告訴自己放輕鬆,等運到般不知何日才不會感到左面頰外面和裏面的中間那部分像鑲了些什麼半硬不軟的東西進去,皮肉都笑不出來的感覺。日夜都份外長,一天吃三頓也睡三次,希望睡眠有助復健,亦睡走一些想東想西的時間。想也不會往深處想,一深便沉 ,不如沉睡。

然而無論睡還是醒,雨仍是下個沒停。

%e4%bd%95%e7%a7%80%e8%90%8d3

喫茶的時候朋友鼓勵我:「很快會好的,不用愁眉深鎖」。原本不愛照鏡子的人變了頻頻照鏡,大概以為眼角臉龐的腫脹照多些會消快些吧,不小心卻看到眉心的表情紋果然一下子深了。

將事故重組,想想其中帶來的教訓:不能高估自己的反射神經了,那天是因為兩手都提着東西下樓一失衡便栽倒而反應不夠敏捷沒抓着把手。

那天原本是出發往機場的,這樣冒失,難道以後孤身出門這行為也要三思?

電視的醫學健康節目,從前沒興趣看的現在閒着無聊便看一會,竟發覺內容好像是衝着我來的,中年後會出現的種種毛病,怎樣察覺如何預防,很值得參考。

這副聽說要用120年的皮囊,真的要好生保養護理,因為是沒有保用書的。

唯有勤加維修,盡量沒穿沒爛地活下去。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何秀萍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