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何秀萍
熱門文章
何秀萍
一個女人

何秀萍專欄:佛系春泥

90
21.02.2019
%e4%bd%95%e7%a7%80%e8%90%8d1

今年的春天很早就來了,應節地。春節那幾天暖得教人廻避三舍,很多人都避年避到海外,或是一年間只留這幾天時間全部奉獻給家人,不過年如我者的當然如常生活不動聲色,宅在家中不問繁文縟節過了比平常更清靜悠閒的幾天。

小年夜收到朋友送我一株水仙,未開的花苞已飽滿地蓄勢待發,回家將它養在寛口雞公碗中,以小鵝卵石扶正,初一凌晨已見花兒朵朵開,幽香隱隱。走進走出時會瞄它一眼,它好像也有回望我,記得時便給碗公添兩口水。

另有一株百合,是除夕那夜經過攤檔都全打烊了的街市,獨有一花店仍燈火盈盈,好奇心帶了我過去,在花叢中看到淡橘色的只剩下一株三朵,而且減價促銷,便帶了回家。插入花瓶時才發現被奸商騙了,原來其中一枝花已折斷,只差一點便離枝,但被人用膠紙和與枝莖同色的一根幼竹枝接起來扮完整,驟看是一點不察覺的,這種不道德行商手法令人齒冷,又加深我對做任何節日裝備和買插瓶花的不以為然,甚為懊悔。

然而花朵是無辜的,恨只恨俗人不惜花,根本賞花就該走出去,往大自然去,到花草樹木身邊去,不該一廂情願自私自利地將它們切斷帶到室內,真的要切割它,也應該是因為尊愛它的美態,為了給它創造另一層次的觀賞環境和價值,以至提升個人修養而做,例如日本的花道。我一面向花懺悔一面想辦法將它的傷口接回原本的花莖,拔走那本跟它們沒關係的「義枝」,打點好了退後一看,誠然挺秀氣自傲的一枝花,它大概也在努力散發最後的芳華。

%e4%bd%95%e7%a7%80%e8%90%8d2

據說不只養牛,種植物也要放音樂給它們聽,這個我做得到,家中音樂光碟不少,如果我有綠手指,住的地方又夠日照的話,敢情會種出一個小花園,不過抱歉的說:除了播歌,其餘欠奉。年初一流流,我聽的是和尚唱歌,去年12月初來香港開了三場音樂會都爆滿的日本出家人藥師寺寛邦,寓弘揚佛法於流行音樂,他為《心經》譜上搖滾樂章唱出來,承繼父親的寺門管理祖業前已是組樂團演出的「band友」。剃度後繼續唱作,在自己創作的歌曲中滲透感恩、釋懷、愛惜、平常心等人生哲學,有人會說是「佛系流行歌」。

該偶遇緣自朋友因突發出門故將門票送了過來,很早已貪新鮮想去看看那場地的我欣然接納,按圖索驥抵達油塘某工廈。但見一個僧人在台上自彈自唱或配合着樂團彈結他,末了敲着銅磬高聲吟唱:「……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 遠離一切顛倒夢想 究竟湼槃……」的確蠻安心寧神,在小音樂演出場地中,我看見很多年紀並不大的樂迷,合十靜聽或跟他同誦。完場後買了一張CD打算回家細聽,發現自己不小心已站了在他為支持者簽名的第一個位置,便順便拿了個簽名,整個過程真的很佛系。

專輯內除了《心經》就是一些有關日常生活的歌,還有一首來自日本平安時代古和歌,原由一位高僧所撰,現今藥師寺寛邦譜了新曲來唱,與專輯同名的《伊呂波》歌,與《心經》首尾呼應,歌詞概念有云是取材自佛經「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大師的歌聲反覆告訴我們「哪怕是鮮花盛開,香氣宜人,最終也會凋謝。活在這個世上的我們,沒有誰能永遠一直活下去。倘若今天,能夠越過那變幻無常的深山,那麼就能夠大徹大悟,到達一種不會被虛幻的夢境和世間假象所迷惑的境界」,這些佛偈由他唱來一點也不沉悶,因為旋律、編曲和演繹,都跟現代流行曲無異,風格嘛~就是Folk Rock吧?!原來「伊呂波」是一種文體亦是一種舊式的日本字母和發音體系,稱為「伊呂波順」。從前受寺廟教育的小孩皆以此為本學習寫字讀書。大師又讓我長了知識。

正月開始才不到幾天,灌溉也無用,兩株花都雙雙枯黃凋謝了,水仙是乾枯,先根後葉而花。百合是凋零,由葉至瓣到蕊逐一落地,我亦逐日看着它們造型的變化,猶如看行為藝術,那麼一點點的不同,改變了整個畫面,煞是好看,這時候我就希望自己是個攝影師,將落花過程拍下來,做一齣短片,配上《伊呂波歌》。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何秀萍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