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何秀萍
熱門文章
何秀萍
一個女人
ADVERTISEMENT

何秀萍專欄:惡女.聖母.乒乓球

11.07.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img_8451
img_8601
img_8451

「的篤、的篤、的篤……」,這些日子其中一種讓我覺得很撫慰心靈的聲音和節奏是乒乓球落在桌上的「的篤」。我跟朋友一人一邊站在乒乓球桌兩頭,揮着球拍,朝着小白球擊打,一來一回。馬步紮穩,前後左右游走,鍛鍊平衡。有一句沒一句不着邊際聊着,志不再談話,而在為大家作伴,做些運動於身心有益,不流淚便流汗。

出了一身汗,淋完浴便精神爽利、頭腦澄明,想着生命悠悠,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一定要預備好自己的健康,健得多少便多少,雖然年紀一把,只要有心,為時未晚。

回到家中便關上門聽歌,兩位我很敬佩的女聲都在最近出了新專輯,麥當娜移居葡萄牙後吸收當地音樂、潮流日月精華,聯同新知舊雨幾位音樂人打造了《Madame X》 。她早年曾跟瑪莎・葛蘭姆習舞,由於上課時天天新款變換造型,看得「舞壇師太」眼花撩亂,說永遠認不出她,故此賜她一名「X女士」,今天「X女士」變成了「X夫人」仍然形象多變,以不同身份訴說着不同身世故事。流行女王的歌從來很易入耳,歌詞不深奧不故弄玄虛,音樂錄像則大膽眩目,所以才能將挑戰建制、挑戰約定俗定的觀念和很多社會議題及與公義攸關的訊息帶到普羅大眾裏去。已屆耳順之年的「聖母」四十年來修得到世界各地信眾不離不棄的愛戴追隨,不是無緣無故的。

《X夫人》內的《Batuka》以葡式擊鼓和吟唱開始,直到她唱:

“But when we can stop it all

In the right way

Will we stand together?

It’s a new day

So don’t judge a human

‘Til you’re in their shoes

If you have a dream

Then you can’t stop us

Sing, “Hallelujah”

Say, “Amen”

Sing, “Hallelujah”

And say, “Amen”

I say, “Oh, yeah”

I said, “Oh, yeah”

I say, “Amen”

I sing, “Hallelujah”

‘Cause it’s a long way

It’s a long day”

眼眶自然就熱了,心神也彷彿重新充電了。這些年她的很多歌可謂普渡不少眾生,激勵着任何時代任何地方正在爭取、追求一些重要東西的人。

另一位令我耳界、眼界大開的是日本新宿系唱作搖滾惡女椎名林檎,比麥當娜出道晚20年的她,風格較另類,歌曲所涉信息更離經叛道。我也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聽她的,大概是住在三藩市的那段時期,她的音樂錄像也是令人咋舌地好看,聽不懂歌詞內容但很喜歡她的聲音和演繹,不一般的嗓子可靜如處子也可勁如脫繮的馬,外形酷酷的很有舞台魅力。據說喜愛閱讀字典的她,歌詞內容包羅萬象,很多典故,日文中夾着不少漢字,雖然日本人用的漢字跟我們的中文意思不盡相同,但看着更可發揮自己的想像,再就是覺得她用的漢字不只字彙奇詭那麼簡單,那些字型、筆劃用作歌名或放在日文中間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感,吸引着我一直留意她的作品和演出。後來遊經台灣,發現原來外語歌星的台版專輯很多是附帶中文歌詞翻譯本的,真是喜出望外,當下買了一些。

當蘋果(林檎即蘋果的日語)由搖滾惡女進化成為搖滾女王又另組「東京事變」樂團,由於沒機會看到現場演出,但凡見到他們的音樂會DVD都會買回來看,嘆服於音樂人和製作人們的嚴謹專業和精巧的創意,讓我們看到和聽到一個個聲、色、藝豐富的演出。椎名林檎的首個海外演唱會2015年在台北擧行,我怎容許自己錯過?語言的限制,已令我錯過很多觀賞日本藝能高人演出的機會。

跟「娜姐」一樣,林檎上了舞台也是個百變歌姬,她穿的衣服都令人覺得是屬於她的,著得舒服又美麗,視覺效果和實用兼備的,而非港式演唱會那些嘩眾取寵的「盔甲」。她又是我聽過唱外語歌發音最標準的日本歌手,英文、法文、德文都曾在她歌曲中出現,不知何時會唱華語呢?她擅長穿梭於傳統與現代、性感與優雅、冷靜與熱情的矛盾與反差之間,出道21年,漸漸由小眾走向大眾,加上非凡的才藝和一生懸命對音樂的熱情、對本國文化的熱愛,難怪繼2016年擔任里約熱內盧奧運的閉幕典禮交接儀式的導演後,明年在東京擧行的奧運,椎名林檎又將出任音樂總監。

聽着她剛推出的新專輯《三毒史》華麗磅礴的音樂編排和演唱,歌曲之間無縫交接她道出人性三毒:貪、嗔、癡,還有其他,在此時此刻的香港,真的教人百感交集。然後隨着她大能量控訴式的演唱活動身體,不覺又被療癒了。

img_8614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