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城市動物

【城市公園的動物鄰居】罕見動物就在我家樓下

1030
15.04.2019
趙曉彤

開始留意市區雀鳥和市區公園,是因為前年冬天撰寫一個關於雀鳥的專題,當時,我和受訪者一起走到塱原、南生圍、大生圍、龍虎山等熱門觀鳥點看鳥,雖然確是看見很多雀鳥,但總覺得人和鳥有一點距離,不像市區的麻雀,因為不怕人,所以就在人類身邊穿梭。採訪期間,有兩件事令我印象很深,第一是在銅鑼灣鬧市遇見一隻非常罕有的雀鳥「仙八色鶇」在枯葉堆裏找食物,第二是有天跟了一個受訪者到何文田一個高樓包圍的小山看鳥,他在這裏做了三年雀鳥記錄,發現原來有很多罕見鳥類,都會使用這山頭,他的發現,吸引大批原本只到塱原、米埔等地的人,來到這個市區小山看鳥。我的中學,就在這個小山旁邊,我在這裏生活了十幾年,從來沒有半秒動念要走上這座小山看看,當知道原來有這麼多罕見動物就在身邊來來往往,我很震撼。

特地買了一支望遠鏡

那是一個非常匆忙的採訪,採訪期大約只有一星期,當時為了感受觀鳥者所見的世界,我特地買了一個望遠鏡在採訪時用,又為了顯得有誠意一點,而在每次採訪後,都記下當時所見的雀鳥名字,回家查找資料,漸漸熟習如何配對眼前的雀鳥實物和書本裏的雀鳥圖片。專題寫完了,好奇心仍未結束,而反正買了望遠鏡,就很想繼續看鳥。可是,到哪裏看鳥?到郊區嗎?我是百分百的城市人,生活匆忙,體能甚差,既是路盲,又非常怕野狗,到郊外看鳥這件事,在我的想像裏,就好像拿性命做賭注似的。當然,我知道有些野外地方很安全,如塱原,但它路途遙遠,我的家與塱原的距離是單程兩小時以上的車程,一去就是一整天,只能偶爾一去。但我是初初開始看鳥,跟初學任何技能一樣,最重要是勤練習。

住在佐敦谷公園的白喉紅臀鵯,熱愛吸食各種各樣的花蜜,凡公園裏新種的花都第一時間搶先試食。(攝影:趙曉彤)

我忽然想起了,我家樓下有一個佐敦谷公園。這是九龍東的一個大公園,以大草地聞名,每逢假日,都有非常多人在草地野餐,可是,我從來沒有興趣到我家樓下的草地野餐,所以搬來這裏接近廿年,我只試過一次是朋友相約野餐,才到這個公園坐了一個下午。當時覺得,在這草地野餐真無聊,反正我們有一整天時間,不如到真正的郊野走走更好。所以,以後,我們都沒有再到這個公園野餐。

但因為想學觀鳥,也因為頗為好奇樓下公園住了什麼小鳥,我就拿着望遠鏡,走進這個公園,走了一圈又一圈,非常驚訝自己看見了十幾種雀鳥,其中包括市區不算常見的白鶺鴒,牠正在野餐市民身邊急步長跑,這種鳥非常喜歡跑步,當牠飛起,就會看見牠的飛行路線是呈波浪形狀的,好像一個喝醉酒的人走不到直線。不過,野餐的人都沒有留意他們身邊這隻黑白色小鳥。

佐敦谷公園大驚奇

當日令我最驚喜的,就是第一次看見白喉紅臀鵯,鳥書把牠和紅耳鵯、白頭鵯列作市區三種常見鵯,後兩者確實隨便可見,但白喉紅臀鵯這種鳥,除了在塱原和我家樓下,我就沒有見過牠。塱原的白喉紅臀鵯站在電線上,與我距離很遠,而我家樓下的白喉紅臀鵯,卻是在行人路邊的花叢吃花蜜、梳理羽毛、撿樹枝築巢,我因為太常看見牠們,漸漸就知道牠們的飛行範圍、飲食餐單,我甚至懷疑牠們是有階級的,總是看見其中一隻白喉紅臀鵯獲得帝皇式對待,牠的同伴總是護送牠短飛和用鳥喙替牠梳頭。第一次到佐敦谷公園看鳥,竟發現我家樓下也有難得一見的雀鳥,很驚喜,以後半個月,因為放長假,我每天都到佐敦谷公園走一小時,記錄看見的雀鳥。半個月內,我在這個公園看見接近三十種鳥。

有時來到公園,因為天氣突然太曬、太熱、太冷、太大風等等,雀鳥在樹裏躲着不出來。沒有鳥看,只好看看其他東西,於是留意到公園有很多不同品種的蝴蝶,例如「報喜斑粉蝶」,名字很有喜感,而牠翅膀的鮮紅鮮黃色,也確是令人看得歡喜。另外一隻很常見的是「擬旖斑蝶」,翅膀是黑色底色,佈滿漂亮的天藍色斑點,我每次到公園,都看見牠在一個固定位置採蜜。

佐敦谷公園裏的擬旖斑蝶,幾乎每次都在同一位置吸食花蜜。(攝影.趙曉彤)

深夜的鳥鳴 夜間動物園

有段日子,我因為鼻敏感嚴重,很難用鼻子呼吸,醫生建議我晚上到公園跑步。晚上,我來到佐敦谷公園,才跑了兩三分鐘,就停了下來,因為看見路邊有一隻蛙,身體扁得好像被人踩了一腳似的,眼睛又圓又大,臉上還有兩個好像胭脂的白色小圓點,原來,牠是斑腿泛樹蛙。第二天晚上,我又在公園樓下看見另外一種又胖又圓的蛙,又再停下來看,原來是花狹口蛙。還有一個晚上,我看見紫嘯鶇站在一支矮小的燈柱旁邊,原來,牠在等待被光吸引過來的小昆蟲,牠要吃宵夜。我才知道牠會在夜間活動。至此,我的夜跑計劃是徹底失敗了,但這個公園卻令我對蝶、對蛙開始好奇。

一段日子,我很少再在公園發現新的雀鳥品種,但只要有一兩小時空閒,勤力一點,到佐敦谷公園散散步,我總會發現從未見過的生物。當然是因為我對生物的認識是零,所以普通一個市區公園,也有很多新發現。但換句話說,在市區公園發現生物的知識門檻非常低,任何人有心進去看看,都會有所發現。我是因為佐敦谷公園,開始對市區公園充滿好感,於是也到其他大型公園走走,也是不時有新發現,例如在荔枝角公園水池,我曾遇見一隻通常在海洋出沒的小鳥,又例如九龍公園,有次我看着紅鶴池發呆,忽然就看見罕見的赤胸鶇在我眼前跑過。我確實很想知道,香港有四分三地方劃作郊野範圍,為什麼這些動物,偏偏選擇留在市區公園,與人共居?

最近深夜,我不時聽見佐敦谷公園方向傳來一種兩音節的鳥鳴聲,請教朋友,知道是鷹鵑的鳴叫。又學懂了多一種鳥聲,同時知道多一種住在附近的雀鳥。我對佐敦谷公園很感興趣,是因為我住在附近,而我可以很輕鬆地長期觀察這個公園的生物,也因為我住在附近。

 

趙曉彤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城市動物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4/y190315yan03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