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聽舊歌就是老土?九十後千禧後與八十年代結緣 辦懷舊展分享珍藏:承傳昔日藝壇光輝歲月,說今夜真暖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誰說聽舊歌就是老土?九十後千禧後與八十年代結緣 辦懷舊展分享珍藏:承傳昔日藝壇光輝歲月,說今夜真暖

y220605lucas0010-2

走進長沙灣某工業大廈裏的獨立書店,脫鞋進內只見人頭湧湧;剛巧在這段日子,一班流行文化愛好者正在舉辦懷舊展覽,分享他們琳琅滿目的私人珍藏,八十年代的明星海報、黑膠唱片、舊式電視機、收音機…經典舊物盡收眼簾,恍如置身當年。與這些珍貴展品對比甚大的,是它們的物主的年紀 — 參展人都是一班年輕的九十後和千禧後,有男,有女,有初入職場的,也有剛剛中學畢業的;他們各有「歸宿」,有人迷哥哥梅姐,有人喜歡徐小鳳或夢劇院,也有人把聽卡式walkman當是日常。

展品與物主,彼此生於各異時空,甚至連擦身而過的機會也沒有,卻像存在着一種魔力,讓十多廿歲的他們重新發掘故人、舊物之美。把他們跟數十年前的人和事牽紅線的,也許是父母的熏陶,也可能是網絡發達的威力,讓他們能接觸到當年的影像和聲音,但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還是能在這些人和事當中,找到值得欣賞的價值。

「我們之所以聚在一起,就是我們都曾聽過一些冷言冷語,我們都覺得很不甘心、不忿氣。」喜愛昔日流行文化當然不是罪;展覽主辦人留情正是希望以年輕人身份,跟同輩訴說一個個那些年的故事,把當天的那段輝煌歲月流傳後世。「也不是說你來到這個展覽後一定要喜歡聽舊歌,只希望大家多點了解、多一份尊重,新舊是可以並存。」

y220605lucas0429-1
一連兩星期的懷舊展「今夜真暖」,由十六位年輕人共同參與、獻出各式各樣的經典珍藏。

「後梅迷」花兩年籌備展覽 推動新舊共融

在獨立書店「貳叄書房」舉辦的「今夜真暖 – 樂壇經典舊物展」已來到尾聲,展覽原定於去年暑假舉辦,因疫情關係不斷推遲。一連兩周的展期吸引不少新知舊雨,當中有老有嫩,較年長的觀眾多為重拾當年情,亦有穿着校服之年輕學生,抱着好奇心特地前來了解昔日樂壇盛世;這樣的「新舊共融」畫面每天也在書店裏上演,主辦人留情大概也應鬆了口氣吧。

「開心㗎,今次展覽能吸引不同年齡層的人前來;有些年輕的跟我們說,其實自己都好鍾意舊歌,但唔敢同人講,又有啲會對我哋點解鍾意而感興趣,我們很歡迎去解釋,instead of你真係冇了解過就標籤舊歌好老土。」留情今年廿二歲,也是一名「後梅迷」,巨星梅艷芳逝世那年她才四歲,卻在中學時代看過一齣《胭脂扣》後深深愛上梅姐。與其說愛得太遲倒不如說出生得太遲,但這也無阻她的另類追星路,更開設IG跟新一代分享昔日巨星的風采,希望留住剎那光輝,將之蛻變成永恒不滅的傳說。

辦這展覽,也跟她的初心一脈相承;她前後籌備了兩年,花上大量時間策劃展覽的大方向,例如聚焦於什麼年代、選擇符合主題的參展收藏等等,展品的擺位也經悉心鋪排。「最難諗係展覽個名,究竟想給大眾帶出什麼訊息。」

她最後決定取名「今夜真暖」,取自梅姐名曲《似是故人來》裏,「何日再在何地再聚,說今夜真暖」一句,由林夕填的詞,敘述有關前世今生的曖昧情感、一段若即若離的關係,她說正切合展覽主題:「我們跟這些舊物已經錯過了,但會否在另一個時空曾經遇上過呢?我們會否用另一個方式遇見這些已逝去的巨星,在何日或何地再聚呢?直接向他們表達我們的愛、去說今夜真暖呢?」

不想「圍威喂」 參展人樂意分享怎樣與偶像結緣

今次展覽,讓很多已失傳的罕有珍藏重現眼前,全靠一眾參展人無私奉獻。他們各自有喜愛的歌星或物件,每人帶來五件或以上收藏品公諸同好,使展品總數多達五、六十件,豐富了展覽的完整性;他們更樂意在展覽現身,掛上寫有自己喜歡歌手的名牌,為場內感興趣的參觀人士提供導賞、互相交流,「我們不想只是在『圍威喂』,真的想盡點綿力傳承,這正是我們搞展覽的目的。」留情說。

跟以往傳統的懷舊展不一樣,這次展覽不只介紹八十年代的流行文化,展品旁邊的說明欄,除了簡介舊物的歷史,更多着墨於物主和物品的連繫。展覽統籌Florence解釋:「展品的歷史其實上網都查到,我們反而更想分享自己的個人經歷,分享我們是如何接觸到這物件、怎樣得來、得到後的心情等等,分享我們這班沒有在八十年代生活過的年輕一代,是有什麼渠道接觸當年的歌星、因着什麼原因喜歡上他們。」

最受年輕一代歡迎的八十年代巨星,實非哥哥張國榮莫屬,四位參展人阿菜、Kiri、Max和Karen都是年輕的「哥迷」。哥哥在o三年離世的時候,阿菜還未出世,剛從中學畢業的她後來重溫哥哥的演出片段,被其大膽與前衛吸引;Karen也被哥哥某演唱會一語「做人最緊要欣賞自己」而被激勵。個子高挑的Max打扮得官仔骨骨,有點像他偶像;他表示,除了喜歡張國榮的聲色藝,更欣賞他的做人態度,「拍戲、開演唱會時,每一位工作人員的名字他也記在心裏。」

愛懷舊的他們,或多或少都是被父母從小到大的薰陶所致。「哥迷」Kiri表示,自己小時候跟家人唱K時已聽過他們唱張國榮的金曲,後來在YouTube偶爾聽到《有心人》便重新迷上,更敬重他的敬業精神;展覽統籌Florence是場內唯一一位Beyond的「代言人」,起初都是從父親播的歌認識,留下深刻印象:「當人大了有更多經歷後,會對歌中意思有不同感受,開始上網找Beyond的故事,努力拼湊屬於他們的故事。Beyond的歌其實不只得《海闊天空》,其實還有更多作品值得被欣賞。」

+3

懷舊迷曾遭同輩冷眼:聽舊歌一啲都唔奇怪

遊人都說在今夜真暖展覽中感受到一份暖意。甫進門口便看到由參展人之一,電影工作者Connie精心設計的佈局,模仿着七、八十年代家居的陳設,增添一種家的感覺,也跟年輕觀眾來一趟時空旅行。與慣常的展覽模式不同,這裏不少展品都可讓觀眾觸摸,例如walkman機、卡式帶、舊書等;Florence希望從不同的感官體驗,讓看展的人能沉浸在懷舊世界裏:「嗅覺如門口的香氛、場內播放着的懷舊歌曲(聽覺)、視覺就是去看我們的展品和解說;觸覺方面,我們讓人客觸摸卡式帶、黑膠碟機等,從以上幾種感官體驗,讓他們一個真實而親切的看展感受,也回應我們的主題『今夜真暖』。」

這份暖意,當然還包括十六名參展人對舊物的熱情與熱誠,每當同好提起自己迷上的偶像,他們臉上總掛着「覓得知音人」的笑臉。「因為這些舊物全部都contribute到我們每個人的性格、我們的故事,我們每次見到這些東西,都會有心頭一暖的感覺。」但這份情誼卻不被外人所明白;留情續道,身邊同輩以往也不太接受自己的懷舊興趣,坦言這裏不少人也曾遭白眼,受過冷言冷語,天花掛上的一些自嘲語句正是他們以往的寫照。

「聽舊歌有乜問題,這些都是我們值得喜愛、值得保存、傳承的東西,為什麼我不可以喜歡呢?」留情又說,經常留意到網上一些街訪或帖子,以獵奇眼光討論愛聽舊歌的oo後,「聽舊歌係咪好奇怪?實際上一啲都唔奇怪,我們現在想做的,正是以同輩身份吸引他們,讓他們認識以往香港樂壇是怎麼一回事。鐘意聽舊歌,唔等如唔可以同時鐘意Mirror。」

有份參展的Michael今年廿四歲,他頭上天花正掛著一自嘲語句「聽舊歌出唔到pool(拍不到拖)」,正是當日別人嘲諷他的句子。他電話裏的playlist正反映新舊並存;他既喜歡國語歌手葛蘭和歌后鄧麗君,也喜歡My Little Airport。小學年代已接觸老歌的他,正希望藉着展覽提倡新舊交融,帶出「舊嘢唔一定老土、新嘢唔一定唔好」這道理。今天,他自豪地表示自己pool已出:「做人應該 “be yourself, express yourself”,人哋想點諗你控制不到,不如做返你鐘意做的自己吧。」

+1

慨嘆生不逢時 望將經典流傳後世

這班懷舊同道中人,也曾感受到自己的喜好不被別人認同,愛得艱難。電影工作者Connie視陳百強為完美偶像,可惜巨星早已隕落,慨嘆自己生不逢時:「特別是自己從事電影業,八十年代是黃金年代,會覺得點解自己唔係生喺嗰個年代,拍一些經典的電影?」但她深信,若偶像泉下有知,還有人欣賞自己的作品,一定會感到高興,「同埋我覺得佢而家應該仲係好靚仔,哈哈。」

近年本地重新掀起追星熱潮,喜愛徐小鳳的Ian也錯過了偶像活躍的年代,只能從舊片段中重溫小鳳姐的風采。他笑說,喜愛徐小鳳的粉絲跟偶像一樣,都是很「佛系」,不會特意打擾退隱多年的小鳳姐:「最多都係去佢屋企附近超級市場撞下佢,見到佢平平安安,我哋就心滿意足了。」

在展覽中負責「宣傳」關菊英和盧冠廷的Jackson,慶幸自己喜歡的歌手尚在人間,也不覺得他們是舊和過時:「香港人喜歡懷念逝去的東西,老店執笠又會去懷念一番,會否珍惜多點仍在努力的他們呢?是不是舊咗就應該被淘汰?一些資深歌手返大陸搵食常惹非議,會否是因為香港沒有空間讓他們發揮,但他們仍想繼續唱?我們希望他們跟上時代的同時,我們又有否接受過他們出現在我們生命中呢?」

與別人分享自己喜愛的偶像之餘,他們更期望透過與觀眾交流,讓更多人對一班曾締造本土流行文化傳奇的歌者多一點尊重,多一點欣賞。「不是說你來到這個展覽後一定要喜歡梅姐、哥哥、許冠傑,我們只希望大家多點了解、多一份尊重,新舊是可以並存。」留情的心願,應該也是眾人的共同願望吧。

y220605lucas0521-1
人流不多的時候,他們愛坐在一起自彈自唱一首首老歌,如《南屏晚鐘》等等,自得其樂。

今夜真暖 – 樂壇經典舊物展
展期:即日起至六月十一日(周六)
時間:下午二時至晚上九時
地點:香港工業中心B座715室「貳叄書房」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