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香港人】美國人口普查可填Hongkonger ?留學生兼發起人許穎婷曾因一篇文引起極大關注:I am from Hong Kong, not China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我係香港人】美國人口普查可填Hongkonger ?留學生兼發起人許穎婷曾因一篇文引起極大關注:I am from Hong Kong, not China

17.03.2020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中港矛盾的議題,不僅在香港出現(例如之前的光榮冰室事件),還在外國引起愈來愈多的關注。 大陸留學生遍佈世界各地,校園也成為政治角力場。來自香港的美國留學生許穎婷(Frances Hui)去年四月曾發佈一篇題為《I am from Hong Kong, not China》的文章,引起各方關注,她的社交媒體隨即受到規模龐大的攻擊。

許穎婷在學院的學生報上撰文,以 “I am from Hong Kong, not China”為題,引起極大迴響。

許穎婷在「波士頓愛默生學院」的學生報撰文,以 “I am from Hong Kong, not China”為題,引起極大迴響。許穎婷在港讀至高中時轉赴美國西雅圖升讀副學士,其後銜接大學,考入著名新聞學院「波士頓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2019年4月,許穎婷在學院的學生報上撰文,以“I am from Hong Kong, not China”為題,講解她的身位定位,內容提及香港人、台灣人以至藏族人與其他中國人為何有所分別,批評學院稱香港為“Hong Kong, China”。

中港矛盾成了外媒焦點

文章很快成為媒體焦點,《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英國廣播公司等國際媒體,紛紛找她訪問。許穎婷同時成為中國留學生的眾矢之的,不時遇到他們以粗口和不文手勢挑釁,甚至收過死亡恐嚇。

那時,她還在組織一些支持反送中的抗議運動。做記者,是要報道故事;做倡議者,卻是要提出故事,兩者存在一定矛盾。許穎婷一心想做記者,她曾猶疑自己應否繼續參與行動。「既然波士頓沒有人牽頭,自己又因為一篇文算是有人認識,我覺得自己有這個責任。」她說:「大家都被時代選中了,既然選中了你,就做吧。」

frances-hui-wethehongkongers-cover-fb

許穎婷在波士頓擺街站、搞快閃、搞集會,呼籲當地港人向美國議員表態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甚至主動約見議員助理面對面進行游說。就在那時候,她發現在美國社會很重視游說工作。

人口普查選項也是一場角力

 今年,適逢當地十年一度的人口普查,美國普查局大力宣傳,請來不同種族的移民拍攝短片,許穎婷也經常在YouTube看見普查局的廣告。她回想,每一次向議員游說的時候,對方總會問一句「到底有多少香港人住在美國或住在這個選區」,

每一次,她都只能搬出2017年的數據,也就是大約有23萬名美國人出生於香港。然而,此數字並不包括在香港以外地方出生的香港移民,以及家人移民到美國後才出生的港人後代。「如果沒有一個確實數字,顯示出香港人對美國利益的重要,議員又不知道有多少香港人居住於自己的選區,對方何必為你發聲?」

目前,人口普查之中的亞洲人一欄,分類只包括中國人、菲律賓人、印度人,韓國人、日本人、越南人、及其他亞裔(可自由填寫)的選項。上一屆人口普查,在美台灣人成功爭取將「台灣人」列為獨立選項,統計數字旋即增加百分之六十五。眼見不少住在波士頓的台灣人在社交媒體更換頭像,呼籲國民「自己認同自己報」,許穎婷覺得,香港人都應該有自己的選項。「美國普查局認為,種族是一種自我認同,而不單是統計出生地。」

在美台灣人於上一屆人口普查發起要將 “Taiwanese” 成為獨立選項,「台灣人」的數字旋即增加百分之六十五。
在美台灣人於上一屆人口普查發起要將 “Taiwanese” 成為獨立選項,「台灣人」的數字旋即增加百分之六十五。

二月底,許穎婷得知普查局將於三月中寄出資料,她與其他香港人連忙成立組織 “We The Hongkonger”,呼籲所有居住在美國的香港人,無論是在香港出生、家人在香港出生、或者家族有香港人的根源,都可以在人口普查的種族一欄,選擇Other Asian(其他亞洲人)並填上 Hongkonger(香港人)。就算是混血,或者認同於多個種族,也可以填多於一個選項。

普查局於3月12日開始寄出資料,她的宣傳片卻在姍姍來遲,三天後才推出。「落手做都知道趕不及,但是轉念一想,如果錯過這次機會,又要等十年。十年喎?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雖然只是一個呼籲,但她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行動。這時候,新型冠狀病毒在美國爆發,團隊無法在街頭或社區中心派傳單宣傳,只能把重心放在網絡和社交媒體。

年輕人如何一步一步走進美國聽證會

 曾幾何時,美國會形容自己是一個「文化大熔爐」,然而,最新的形容應該是一個色彩繽紛的「沙律盤」。許穎婷解釋:「就算不同文化混在一起,彼此都應該保留自己的色彩,而不是溶成一團。我非常喜歡這個講法。」

We The Hongkonger 的標誌設計是一個大半圓與一個小半圓,大半圓代表中國版圖,小半圓則是香港。兩圓同為紅色,但是中間有一點白,區分香港與中國。許穎婷說,各地的香港人都應該強調香港人的身份,爭取國際認同。

半圓代表中國版圖,小半圓則是香港。兩圓同為紅色,但是中間有一點白,區分香港與中國。
半圓代表中國版圖,小半圓則是香港。兩圓同為紅色,但是中間有一點白,區分香港與中國。

「走上這條路,自己其實也有不少掙扎。」這條路,是什麼路?「可以說是『從政』。」本來,許穎婷希望考入美國最頂尖的新聞學院,加入權威新聞媒體,用英文寫香港人目前的處境,累積幾年經驗再回流香港做記者。「我沒有想過,寫一篇文章會讓事情發展到這個規模。」隔着電話,好像也看得見她的苦笑。

2014年之前,許穎婷本想做一個會計師,發生雨傘運動之後,她走到抗爭現場拍攝、寫文,為網絡媒體供稿。去年六月,雖然文章受到極大關注,她都肯定地表示日後不會從政,因為自覺能力不足,論述不夠,實在沒有資格談論,然而,大半年之後,她發現,只是順着個人意願,為香港做一些事情,慢慢走到了要認真思考將來是否從政。「直到今日,我依然覺得自己未夠班,仍有許多知識需要學習。」

2014年9月30日,許穎婷在夏愨道過生日。父親將她的照片放上Facebook,在圖說寫道:「這一年,是我們女兒第一次沒有跟我們一家人過生日,可是我非常地感到自豪。」
2014年9月30日,許穎婷在夏愨道過生日。父親將她的照片放上Facebook,在圖說寫道:「這一年,是我們女兒第一次沒有跟我們一家人過生日,可是我非常地感到自豪。」

她記得,去美國讀書之前,曾為梁天琦和梁頌恆做街站義工,她說自己有份見證去年響徹街頭的口號「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是如何誕生。一年前,她第一次去華盛頓,以遊客的眼光了解這個國家的核心。她沒有想過,半年之後,自己會與黃之鋒、何韻詩、張崑陽、譚竟嫦等人一起身處國會大樓,出席聽證會。「我不再是一個遊客,而是有目標地為香港做事。」

聽證會完結後,她拿出揚聲器,播放《願榮光歸香港》。「那一刻,真的有感動,竟然可以將當年的口號,帶入美國國會大樓。」許穎婷說:「希望有一日,國際社會都會知道香港人是一個如此特別的存在。」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frances-hui-wethehongkongers-cover-web-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