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有一種愛情

【中學生談戀愛】做一次韓劇女主角 掉了不知多少公升眼淚

2244

籃球撞框,一下彈飛,滾到另一邊的半場去。她望向那邊,男生們都牛高馬大。她咬咬牙,三步併兩步跑過去,手剛觸球,耳邊就傳來吆喝聲。「那個球是我的!」十二歲的她,在人羣之中顯得特別矮小,那個籃球看起來又好像特別巨大,那把聲音,不用說了,當然是惡形惡相。

邂逅了陽光男孩

「那個球是她的,我親眼看着球滾過來。」她順着聲線望去,是一個陽光大男孩。

她說謝謝,他說不用客氣。「你一個人練射球很久了吧?來,我教你。」

籃球場在愛東邨,來打球的都是街坊,二人相約一星期練波兩次。見面多幾次,他由爽朗變得有點害羞,打完波又會借詞去食麥當勞。那時她讀小六,班上同學只會傳緋聞,「好感」兩個字,還未放入字典。

student-love-story-002

一個月後,剛好是她的生日。他在她家閘口留下一張紙條,上面有古怪的指示,她按圖「尋寶」,繞了一圈,終點是二人相識的籃球場。他拿着一隻Winnie The Pooh,小熊身穿西瓜衫,可以反轉變成士多啤梨。

「這是『西梨熊』,我陪不到你的時候,它可以陪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她點頭,他突襲,送她一個吻。

那一年,他十四歲,她十二歲。

從《I Believe》走到《愛是不保留》

二人讀不同學校,相戀之時還是初春三月,不能天天外出打球,只能透過MSN聯絡。她的家管得嚴,媽媽會限制她每晚用電腦的時間。她選擇每天提早一小時起牀,由六點聊到七點,由睡眼惺忪傾到精神奕奕,才施施然步行上學。六月考試季節結束,放學回家,跟阿嫲說一聲「我做完功課喇」,就溜到籃球場。總之,媽媽六時下班回家前,乖乖女安坐家中即可。

那個升中暑假,她嘗到了甜蜜的味道。打籃球悶了,他帶着一支木結他前來。她從未見過一支黑色的結他,聽着他彈《I Believe》,只覺對方十分有型。「我又要學!」「你這般怕痛,學不到結他,算了吧。」

陽光男孩有一個孖生哥哥,他們三人有時一起相約到琴室夾歌,也是拍拖的時光。

《I Believe》的旋律縈繞了一個月之後,她建議對方轉歌。開學之前,暑假最後一日,他終於學識《愛是不保留》,還改了歌詞,最後一句是「唯望得到Carmen已足夠」。

赤色疑惑

升中後,她參加制服團體,名為做義工,實為爭取活動前後空隙與他相見。她陪他玩遊戲卡,贏一鋪就有五百大元,拿了錢,一齊去冒險樂園食爆谷夾公仔。他給她一張天使卡,「你是我的幸運女神,記住收好張卡。」

相戀四季之後,他說,要去外國讀書。對她來說,這個消息來得很突然。十二月初說要走,聖誕節後就舉家搬到加拿大。起初還有MSN和書信來往,兩個月之後,音信全無。她找上他的孖生哥哥,哥哥支吾以對,最後說弟弟很忙。直到第二年三月,她的生日,他再也沒有出現。

到放暑假,她心想,再忙也應該放假了。她鼓起勇氣打了一次長途電話,沒人接聽。身邊好友七嘴八舌,加鹽加醋:「你死心啦,佢肯定係識咗第二個!」她半信半疑,但是始終想要一個交代。每天MSN轟炸,杳無回音。八月中,她終於收到電話,打來的卻是哥哥。

「弟弟患了血癌,是家族遺傳。」哥哥說。

單程的信

那時,電視台在播青春劇《青出於藍》,角色同樣患上血癌。她不相信,以為兩兄弟又像平日一樣戲弄她。哥哥將電話交給母親,真相大白,她不得不信。當初離開,他以為病會醫得好,沒有將事實告訴她。後來病情轉差,他只能閱信,不能回信。哥哥曾想過代覆,但又不想給她假希望。

student-love-story-003

她哭着說:「我情願自己一早就知!」衝口而出之後,轉念一想,還是覺得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更好。之後,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給不能回信的人繼續寫信。以前拍拖,她不開心,他總能用最爛的笑話哄她笑。適逢她轉校,她不開心,就會想到要寄信。

「你今天有沒有好一點?」「訓導主任巡班房,好在我逃過了。」「東大街開了一間新食店,你回來再帶我去可好?」「今日換銀包,見到你送我那張天使卡。你說過我是你的守護女神,你一定可以回來的,對嗎?」「《青出於藍》的主角醫得好,你也會好起來的!」

她一直寫信,一直相信奇蹟。可惜寄出的信,都是沒有回覆的奇洛李維斯回信。

不寄的信

曾經最愛的籃球,在櫃頂封塵,她再沒有去籃球場。那一年,她央求爸爸讓她學結他。學結他不能減輕她的傷痛,她用鎅手傷害自己也不能。過了一段時間,她用帶着疤痕的手腕,學會了彈《I Believe》。

曾經荒廢的學業,到了考試季節,需要重拾鬥志。她強迫自己專心讀書,哪怕就這麼一次。六月二日,最討厭的數學科考完。回到家中,電話響起。他走了。無聲,無息。

一個月後,孖生哥哥帶着一盒信回來香港,約了她在籃球場見面。原來,他覆了許多信,只是沒有把信寄出。他害怕,寄了出去,就好像給了她希望;他擔心,這些回信會耽誤了她。

打開一封又一封信,原本愛搞笑的他,字裏行間都是愁緒,她彷彿看見他的病容。「我答應了弟弟,要幫他照顧你。」哥哥輕輕說。

你相信天使嗎?

升中一的暑假,她還在投訴他彈結他的水平;升中三的暑假,她只能懷念他的笑聲。

哥哥很努力想哄她開心,他陪她去籃球場,她一邊打波,一邊用波打他。看着兩兄弟一模一樣的長相,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問自己,究竟是真是假?她希望眼前這個人就是他,但她又清楚知道他不是他。

慢慢地,她不敢常常找哥哥散心,他們實在長得太相似。開學之後半年,她的心情終於有點好轉。復活節的時候,哥哥問她:「你相信天使嗎?」

「相信。」她說。

「我相信每個人都是天使的化身,每個人在凡間都有任務,完成後就會離開。我的任務,就是要陪你面對弟弟的離開,我的任務完成,也是時候走了。」他說。

student-love-story-001

再一次,寫悲傷的信

「我患了腦癌。」哥哥說。

她崩潰了,心裏在狂飆。「你們兩兄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一個血癌,一個腦癌,是耍我的嗎?」這次對話之後,大家都迴避見面。哥哥去加拿大之前,只要求她答應,不要再做傻事,不要鎅手,記得要好好生活。

一切重演一次,原來,她還是什麼都做不到。開學後,她只能繼續MSN,繼續寫信,只是這一次,他覆了她,告訴她,自己快支持不住了。十月十五日,她收到哥哥的媽媽來電,叫她有心理準備。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問:「伯母,他們都走了,你怎麼辦?」伯母告訴她,兩兄弟不是她親生的,然後說:「我希望你也能明白,大家相識是一種緣份。我一直覺得他們都是天使。」

她沒有再說什麼。那年中四,她最記得的,是她終於儲夠錢,買了一支讓她滿意的黑色木結他。

倘若沒有如果

「我一直覺得,哥哥的出現,是不是為了讓弟弟有多幾個月命來陪我?」她從回憶中緩緩醒過來。遇上天使般的一家人,她的生命卻好像多了一層陰影。她有好一段時間沒法再戀愛,她擔心自己會當別人是水泡。同時,她也害怕,再遇上這種悲劇經歷,自己承受不了。

回望過去,她最遺憾的是當初不夠堅強。「一直以來,都是他帶開心給我,就算他患了病,好像都要擔心我。因為他,我做人變得堅強了一點。」她略盡綿力,延續天使的生命,每次同朋友慶祝生日,她都花盡心思想給對方帶來驚喜。

倘若沒有碰上兩兄弟……

倘若沒有如果……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有一種愛情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student-love-story-0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