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鬼古】廢墟攝影師陳鍵樂:人凶宅不凶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不一樣的鬼古】廢墟攝影師陳鍵樂:人凶宅不凶

陳鍵樂(廢墟攝影師)
陳鍵樂(廢墟攝影師)

月黑風高的鬼古夜,他在攝影網誌寫下他走進周凱亮殺父母案現場的經過:這大廈已被收購,親赴現場,感覺這有如猛鬼大廈一樣,十室九空,只剩十多戶住客,牆上寫着「有人住,不要截水電」的字眼,益發令人不安。鏡頭下的破落單位內,橢圓形的梳妝鏡子被木板封住,還有住客像逃難般帶不走的家庭照……

門破窗爛空無一人陰風陣陣

2013年大角咀「碎屍案」,兇手周凱亮報警指父母失蹤,及後在社交網站開設「失蹤爸爸媽媽」尋親專頁,呼籲市民提供消息。警方後來介入調查,隨即發現案件疑點重重,追查之下,周凱亮承認殺死父母。他雙親的骸骨在海興大廈內被發現,頭顱被放進一個給鐵鏈鎖住的雪櫃裏,其他殘肢被放入三個大防潮膠箱和防潮袋內,現場單位內還搜到遇害人的衣物和身份證。

自案件發生後,案發單位被視作凶宅,無人敢進。廿六歲的陳鍵樂,卻跑去作資料搜集,了解大廈樓齡結構,準備潛入案發單位內進行拍攝。

這天,他帶記者前往現場,這一幢舊式唐樓有九層高,一層三十戶,部分單位被劃成多個劏房。黑壓壓的走廊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多個單位門窗破爛,佈滿灰塵,內部牆壁骯髒不堪;部分單位塞滿雜物,物件東歪西倒,正常人根本無法進入。

「相信早期曾有盜賊進入單位偷竊,或尋找財物。而兇案的單位,上次來時,牆上刻有一個死字。現在發現地下有一張舊報紙,標題隱約見到是周凱亮殺父母一案。」陳鍵樂邊行邊說:「就是這裏,三樓。」此時,大家突然感到遍體生寒,恐怖莫名,更有同行友人說要「走先」。「收樓前,有地產經紀帶租客睇盤,在案發單位門外,聽到一陣淒慘的哭叫聲。」

陳鍵樂強裝鎮定,打開其中一個單位的鐵閘門,傳來一陣怪風。「你們會否覺得頭痛欲裂?有些人話有,我就不覺。」他的另一朋友說到另一邊看看,大家說要保持短訊聯繫。「入黑後更不敢來,聽說夜晚無故聽到凶宅傳來雪櫃的開門聲,啪啪噠噠。」

兇案現場,出現觸目驚心的收樓封條。
兇案現場,出現觸目驚心的收樓封條。

克服恐懼看到歷史的遺痕

陳鍵樂說,兩年多前經朋友介紹接觸廢墟攝影,更到過傳聞中特別「猛鬼」的建築物「探險」。「聽聽埋埋好多鬼古,覺得好恐怖,好想去睇下!」他說,第一次到屏山一間荒廢已久的「鬧鬼」學校,晚上甫抵達學校入口,便發現有被燒過的冥鏹,頓時不寒而慄。後來在學校第二層的課室拍照期間,「對面門突然砰一聲關上,覺得好驚,影多陣就即時走。」他說,現時回想起當時情況覺得有點可惜,「當時應該走過去睇下,可能只是風聲。」

「我們是去拍攝,不是去找鬼,至今沒見過鬼。」後來,他膽子練大了,眼睛不再疑神疑鬼,在廢墟看到的是許多具歷史價值的物品。他希望透過攝影保育廢墟,讓更多人關注相關議題。「因為下次再去,這些東西可能會給清理了,所以很想用相機留住,讓其他人知道。」

「初時影完相,不敢看照片。」他強調,廢墟攝影是一種藝術紀錄,當你親身去到荒廢的建築物,耳聞目睹,眼耳鼻舌身意,浸淫其中,就會想背後的歷史。他更以一次找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日本雜誌、磁帶及教科書作例子說:「可以喺呢間日治時期被徵用作日軍總部的大宅,搵到呢啲好少見嘅物品,特別有滿足感。」拿起相機攝影,興奮之餘,同時要留意建築物結構安全,因為廢墟日久失修,隨時有可能塌陷。

「最怕的不是見到鬼,而是見到保安。或者,我們最怕的,其實是其他攝影者隨便把廢墟的地點公開,結果太多人到來,造成破壞。我們有一條規則,地點不能隨便公開,因為要愛護廢墟,保持廢墟的原貌。」

現場發現的差不多三十年前的《星島日報》副刊,報頭上面寫着中華民國七十六年。
現場發現的差不多三十年前的《星島日報》副刊,報頭上面寫着中華民國七十六年。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6/10/MPW2503_B050-069_014_crop-e154762266874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