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專訪浮世繪師三巴屋:日本打工仔「一生懸命」的悲歌

1167
11.06.2019
黃健朗

浮世繪,「浮世」即是現世,塵世間瑣碎之事就是浮世繪的靈魂。撐起傘,紥起馬步逆風而行,只為上班;跨開步,艱辛擠進地鐵車廂,只為上班;低着頭,廿四小時處理公務,只為上班。這些「瑣碎」都是日本浮世繪師三巴屋うきよゑもん (Ukiyoemon Mitomoya) 的個人經歷,也是他創作浮世繪的靈感泉源。

k190606ken-120
三巴屋指日本上班族常會用透明的即棄雨傘,因此他以透明雨傘比喻遭公司「用完即棄」的員工。

階級至上 個性的職場

三巴屋的畫帶點惡趣味,初看使人會心微笑,細看卻能察覺一絲哀傷。在三巴屋畫中的世界,日本上班族猶如倒模,同樣的西裝,同樣的表情,束起同樣的武士髻。日本職場文化中,集體凌駕個人,人人面目模糊,沒有人記得你是一心還是允行,家寶還是英秀,只要對公司忠誠,不斷為工作而犧牲,你就是一流員工。

三巴屋以記者為例解釋:「你作為Ken,有Ken的獨特之處、個性,但在日本職場之中,這些個性將會消失。」

重視集體卻不等於大家地位平等,因為日本的階級觀念非常重。自中學起,學校便會教導學生,稱呼比自己年長的同學為「前輩」,較年輕的則是「後輩」,這個不成文規定擴展至工作場所。大學名聲亦會決定職場地位,東京大學畢業的天之驕子即使是新入職,地位也隨時比部門主管(課長)更高。三巴屋的畫作中,就常以代表不同階級的武士頭盔展現這些複雜的權力關係。

同事自殺 反思人生可能性

三巴屋高中退學後,在建築地盤工作,然後在電視台工作超過十年,每天營營役役,感到逐漸失去自我,孤獨的不只他,身邊有同事因過度抑壓而成為「電車痴漢」,甚至有同事受不了職場高壓而自殺。「日本人很怕工作有失誤,害怕麻煩到別人,基本上不會請假,早走也會遭其他同事非議。」

後來,前輩提醒他:「人生不一定要這樣。」他方開始勇敢追隨自己繪畫的興趣。他反思職場生活的意義,以浮世繪刻劃出日本打工仔生活的虛無,「與西洋畫不同,浮世繪較強調人物表情和肢體,人物有時更會呈現不寫實的身體狀態,因此相當適合表達職場生活的重壓。」他成就了《Salaryman》系列,得到廣大迴響。三巴屋坦言自己未有想像過可以靠藝術維生,他只是單純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浮世繪人像不求寫實,因此不會有任何陰影處理。繪師亦會誇張地呈現人物的表情與肢體動作,務求加強箇中情感。
浮世繪人像不求寫實,因此不會有任何陰影處理。繪師亦會誇張地呈現人物的表情與肢體動作,務求加強箇中情感。

「最理想從不存在」

那麼,三巴屋心目中最理想的工作環境是怎樣的?他認為「最理想」從來不存在,正如世界沒有絕對快樂,也沒有絕對完美,「我也常常問自己:你真的是在做自己最想做的事嗎?人總是希望得到更多,永遠不會滿足。」他強調自己不是在埋沒上班族的努力,亦無意批評日本的職場文化,「各人有各人的路向,我只是碰巧不適合當上班族。」他希望呈現的,只是他眼中上班族的世界。

浮世繪雖然能夠流傳後世,但正如佛教所說的「諸行無常」,箇中刻劃的人物、景物都已成過去,存留下來的就只是一份紀錄。三巴屋看待人生就如看待浮世繪,「沒有甚麼是永恆的,試想像人若永遠不死,與喪屍又有何區別?風中殘燭遠比永恆的光美麗。」或許,三巴屋畫中人物的種種掙扎,就是那美麗的微弱火光。

k190606ken-025
「風中殘燭遠比永恆的光美麗。」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日期:即日至7月1日

地點:chi K11藝術空間(K11 B2層)

開放時間:10am-10pm

 

黃健朗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6/k190606ken-12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