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絃清思】琴人吳英卉 水月松風冷七絃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古琴

【七絃清思】琴人吳英卉 水月松風冷七絃

琴人吳英卉操縵習琴二十多年,先後受業於謝俊仁、龔一、姚公白三位老師習琴,亦曾受業於蔡昌壽斲琴。

她的藏琴以仲尼式為主,還有伏羲式、蕉葉式、鳳勢式、檀閣式、師曠式,有三成是蔡師傅作品。

第一張琴是蔡昌壽八十年代親斲,琴材為老梧桐。換上絲絃後稱之為 「一琴」。雖然後有新歡,但仲尼式「一琴」在她心中「始終佔有超然的位置」。

吳英卉有一寶物,是蔡昌壽和他的老師徐文鏡1950年代自創琴式合斲,蔡昌壽擔當斲琴木工,徐老師則塗灰髹漆。其時蔡昌壽跟隨徐文鏡學斲琴,徐視力不佳,以手代目檢查,指示修改,毫釐不誤。蔡師傅稱其為和諧式。

吳英卉是一位感性的琴人,睹物思人,愛不釋手。
吳英卉是一位感性的琴人,睹物思人,愛不釋手。

琴與曲  相遇相知

「文人間的惺惺相惜令人感動。」她說,蔡師傅將琴割愛,她為之取名「水月松風」,她自己寫的書法,請李國泉篆刻於龍池上方。

「為表對老師的敬意,我摘徐師《西湖百憶》中的詩句「水月松風冷七絃,大休歸去不知年」,她說,當時徐師已盲,《西湖百憶》由蔡德允女史為他手書。

古琴音小,韻卻幽微。吳英卉說,要尊重每一張琴自己的脾性。她會因應琴曲的內容和格調而選琴。她舉例說,《瀟湘水雲》、《小胡笳》和《秋江夜泊》,最好能具備深沉渾厚的低音。《高山》、《梅花三弄》、《長門怨》則包含精采的高音段落,用琴以能發出圓潤亮麗的高音較為理想。而用以彈奏《流水》、《華胥引》和《神人暢》的琴則以具備清脆飽滿的泛音為佳。

見她掛琴時小心翼翼,總是習慣了等一陣,望着,確保穩了,安然無恙,才會走開。

琴長130厘米,屬大琴。杉 木面板,山樟底板,蚌徽, 烏木軫,岳山,焦尾,琴額嵌玉飾。
琴長130厘米,屬大琴。杉木面板,山樟底板,蚌徽, 烏木軫,岳山,焦尾,琴額嵌玉飾。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古琴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6/05/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