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蛇灣•圖輯】今日,風和日麗一個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一瞬間²

【大蛇灣•圖輯】今日,風和日麗一個人⋯⋯

我叫「巨人」,我和我的同伴,鎮守大蛇灣「熊仔頭渡假中心」這地方,眨眼已有十多年。日子一日又一日過去,同伴一個又一個離開,最後只剩下我一個。

時間回到二十二年前,一間坐落於城中巨型商場內,以「猶如置身熱帶雨林」集神秘丶冒險又處處驚喜的主題餐廳裏,親切、友善丶面上總帶著微笑的長頸鹿小姐;細膽、怕事又好奇,幾乎每時每刻也跟著媽媽的小象仔;還有性格完全相反的猩猩兄弟,大哥黑猩猩沉默寡言,細佬灰猩猩性格樂觀、貪靚又貪玩;當然不少得我,充滿男子氣概,又英俊瀟灑的台柱「巨人」啦。我們和其他一眾手足,就是這間主題餐廳的明星、台柱、生招牌。很多顧客一家大細,慕名以來,除了一嘗在「雨林」中用膳的滋味外,最重要當然是與我們一眾台柱兄弟姊妹拍照留念。當時餐廳每晚都座無虛席,與我們拍照的客人亦不計其數,簡直分身不暇。

這種萬千寵愛的日子,瞬間渡過了幾年,在不知不覺間客人漸漸減少,等候拍照的長龍只剩下零星疏落的身影。可能是沒了新鮮感,又或者市況欠佳。終於⋯⋯終於就在那場疫情爆發那年,餐廳宣告倒閉。

我們雖然有些失望,但並沒有洩氣,相信一定有機會捲土重來。

一等幾年,終於又有地方需要我們了,就是這大蛇灣的渡假中心。當時中心正準備開業大展拳腳,請來我與一眾同伴前來助陣,吸引客人。我們散落在渡假中心每一角落,落力十足地招呼客人,小象仔因此被迫與媽媽分開,我們的工作環境亦由室內轉到室外,但我們都毫無怨言,一於「做好呢份工」。

可惜⋯可惜事與願違,渡假中心開業一年後,人流始終未見起色,最終亦難逃結業厄運。渡假村變成人去樓空的廢墟,直至現在⋯

雖是廢墟,但不時亦有路過的行山人士前來參觀,順道找我們拍照,甚至在此紮營露宿,特別是這秋高氣爽的季節。他們最喜歡就是爬上長頸鹿小姐的身上拍照,話「貪佢夠高喎」,遊人有時一個接一個,有時幾個同時爬上長鹿小姐身上。她始終面帶微笑,默默承受。終於在數年前的一個黃昏,「嘭」的一聲巨響,還未趕及與長頸鹿小姐說聲道別,她就身首分離了⋯⋯

其實我知道其他同伴的下場亦好不了多少,大象媽媽也是身首異處,最後也未能與小象相聚。而我最不敢想像的就是黑猩猩大哥了,話說年多前的一晚,那夜來了一批露營人士,聽說要舉行一場營火晚會,結果當晚,遠處那荒廢的接待處大樓後,火光熊熊,喧嘩非常。事隔幾天,有一行山遊人說:「那邊有隻大猩猩被人放火燒毁。」,當時我和身後不遠的灰猩猩,聽到消息後都反應不過來,啞口無言,欲哭無淚,久久未能平復。亦由這日開始,以往貪靚、樂觀的灰猩猩自始一言不發,任由風吹雨打、日曬雨淋,沉默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被侵蝕。現在,連我亦記不起他原來的樣貌了。

如今只剩下我一個在渡假中心,迎接這風和日麗的季節……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瞬間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1/061-2020110608413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