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普立茲獎決選者 趙漢榮的山火紀錄:有些人跑出來 有些人跑進去
熱門文章
一瞬間²

【圖輯】普立茲獎決選者 趙漢榮的山火紀錄:有些人跑出來 有些人跑進去

604
22.05.2019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趙漢榮入選普立茲獎作品之一,記錄居民Tim Biglow正在挽救他的家具。
趙漢榮入選普立茲獎作品之一,記錄居民Tim Biglow正在挽救他的家具。

美國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s)得獎名單早前揭曉。曾在香港從事攝影記者的趙漢榮(Ringo Chiu)所屬的美聯社團隊,憑去年拍攝加州山火作品《Ravaged by Wildfire》(野火蹂躪),成為「突發新聞攝影獎」三隊決選者(Finalist) 之一。

入選普立茲獎另一作品,攝於馬里布的一個沙灘,居民已經撤離,那裏卻有人帶着狗在享受陽光。
入選普立茲獎另一作品,攝於馬里布的一個沙灘,居民已經撤離,那裏卻有人帶着狗在享受陽光。

地獄火與焚風現象

這場有美國「地獄火」之稱、破壞力堪稱加州史上最強的山火,發生於去年11月,大火將加州北部的天堂鎮(Paradise)夷為平地,近百人死亡。趙漢榮採訪的加州南部,亦有不少住宅民居和建築物被大火吞噬。

拍攝山火十多年,趙漢榮的採訪工作危險性極高,他慣以近距離拍攝火災現場,「拍火是為了拍風」,事實上,那股名為「聖安娜焚風」(Santa Ana winds)的烈風,因帶有乾燥、強勁、高溫的助燃特點,足以令星星之火燎原。隨氣候變化加劇,焚風發生的季節變異,令更多地方陷入火海。

當火勢乘着熱風迅速蔓延,花火四濺、灼熱煙火逼近眼前,他會盡力抓緊機會按下快門,所留下的每個震撼影像,使人恍如親歷其景,同時帶來一個警世信息:「山火雖是大自然災難,但也源於人類製造的溫室效應,導致每年有焚風出現,令山火增加。」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03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11

記錄災難當前人類的反應

這次趙漢榮與兩名攝記Noah Berger和John Locher組隊參賽,他的其中一幅作品攝於2018年11月9日,記錄一位馬里布(Malibu)居民Tim Biglow正在挽救他的家具。

天漸黑,他本要駛進火場拍攝消防員救火,並沒預料仍有居民在現場留守,卻突然看見有人正用水喉撲熄屋前小火種,「那位Biglow先生說要保護家園,我聽後,無奈又明白,因為一個家,一磚一瓦也得來不易。」於是他在旁進行拍攝,未幾刮起大風,屋後一棵棕櫚樹起火,並隨風勢擺向屋子,Tim Biglow於是趕往搬運在戶外的盆栽和家具入屋,其兒子則用水喉射向屋子以免被火勢波及,維持了一整晚,最後棕櫚樹燃燒殆盡,火勢亦隨之熄滅。

「Biglow先生真的保住了家園,他隔壁的房子則被燒光,當時消防員已盡力救火,但實在難以兼顧。」

另一幅作品,則是攝於馬里布的一個沙灘。當日他拍攝了一整個早上,正要離開火場,尋找有信號的位置可以傳送圖片,路上發現有人在活動。「原則上沙灘一帶,居民已經撤離,但那裏卻有人帶着狗在享受陽光,於是我將人、動物,與背景的山火濃煙並置,形成一個強烈對比。」他說近年加州山火頻仍,如果沒涉及死傷,當地人都已習以為常。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07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09

遇險無數 終獲肯定

趙漢榮早年在港當攝影記者,後到美國修讀新聞攝影,畢業後於當地工作,現主要為自由攝影記者,為美聯社、路透社等工作。「有香港的前輩說我拿不到冠軍很遺憾。但能夠進入三甲,我已心滿意足,三十年的攝影生涯亦交出了成績表。其實,在洛杉機主流媒體工作的華人不多,我由低做起,有苦自知,今天能和世界頂尖的攝影記者共事,他們知道我很努力,亦終於得到認同。」他不無激動地說。

走近火場拍攝,對趙漢榮來說,是最危險、也是最安全的方法。因為火場的消防員正在救火,他們熟知風勢,跟隨左右,並肩作戰,遇上變故,也能一起逃生。當消防員撲熄火種、疲憊不堪之際,他為他們拍下搏鬥後的模樣,自己體力亦同樣近乎耗盡。

「那種灼熱高溫,即便穿上防火衣物,亦會讓你異常口乾,我的車上早已準備大量食水;還有防水鞋、防火衫褲等裝備,不過,防煙面具和頭盔,我較少使用,因為那會阻礙我拿起相機拍攝。」他說,拍攝山火,最初是自動請纓,曾因沒經驗和沒裝備,試過穿著牛仔褲走進火場;又試過把車子泊在大樹附近,大樹塌下時險些把車上電腦財物砸毀。有一次他甚至被山火圍困,無路可逃,幸消防員帶他進一間小屋躲避,再靠消防直升機空投水彈方能脫險。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02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01

人與動物

「去年的拍攝,在國家公園行駛時,遇到斷橋和電線杆塌下,要另覓通道,在狹窄山路倒車而行,四處濃煙密佈,我一個人,不能說沒危險。」所以,每次拍攝,他會預先確定逃生路線。

他曾拍下一張照片,是一頭鹿媽媽帶着兩隻小鹿逃離山火。「在自然界,為了生存,弱肉強食,但在危難關頭,這些父母對子女一樣不離不棄。」他說,火災現場,不時看見動物慌忙逃竄,又看見路邊有不少動物屍體,叫他特別心酸。「 這裏本來是牠們的世界,無奈山火頻仍,禍及牠們。」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06
20190504rc-wildfire4ming019

PROFILE
趙漢榮, 成長於香港, 現居於洛杉磯。中五畢業後,於《快報》任黑房學徒,隨後加入《星島日報》和《星島晚報》,晉升至首席攝記,並以半工讀完成珠海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其後赴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of Northridge)修讀新聞攝影,在當地從事攝記約二十年,在平時沒有山火的日子,趙漢榮也會拍攝當地的體育比賽。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瞬間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02-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