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下芳華 仕女圖中張愛玲的千百張臉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張愛玲一百年

畫下芳華 仕女圖中張愛玲的千百張臉

24.09.2020
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藝術家石家豪擅長工筆畫,線條流麗細膩,畫中人精緻優雅,一臉寧靜,畫作既摩登,又復古意,像寫得美好的詩,會像一幅畫,畫得極好的畫,又像一首詩。

十一年前,他曾為張愛玲畫過八張工筆畫。

《張愛玲與她的人物角色》是以拼貼方式,如換衫公仔紙玩意,同一臉孔,共六款造型。
《張愛玲與她的人物角色》是以拼貼方式,如換衫公仔紙玩意,同一臉孔,共六款造型。

畫如仕女圖。她秀骨清像,臉容秀潤,修頸,削肩,腰纖,有娟秀平靜之姿,臉上掛着細目,高鼻與櫻唇,一臉平靜,一時立於港大英式陽台上,穿著紫花碎衣,樸素的杏裙,還是年輕打扮;下一張卻已是她晚年孑然在洛杉磯,穿上深冬的翻領大衣,提着母親留下的皮包,變成了戴着厚厚老花鏡的白髮婦人。

《小兒女》,是一九五〇年代張愛玲寫的劇本,主角是尤敏。
《小兒女》,是一九五〇年代張愛玲寫的劇本,主角是尤敏。
《傾城之戀》,這是許鞍華拍攝的電影版本,主角是繆騫人。
《傾城之戀》,這是許鞍華拍攝的電影版本,主角是繆騫人。

他把她畫成女孩童年都愛玩的紙版娃娃,為張愛玲畫了七個時代不一樣的衣裳式樣,將她融入她自己的作品之中,因為張愛玲筆下的角色,同樣是她的千張臉孔—那一次,他畫了張愛玲為人熟悉的作品《色,戒》與《傾城之戀》,也畫了較少人道的電影劇作《小兒女》與她的翻譯作品《海上花》。他說,所以會挑選這幾部作品,全因這些作品與張愛玲本人或多或少有關,「是她自我的某種投射」:「《小兒女》主角尤敏有兩名弟弟,母親已經過世,父親正打算再娶,而張愛玲在家裏正好也是姊姊,有一名弟弟,她的父母離異,母親長居外國,父親娶妾,所以《小兒女》幾乎是她本人的改編版。」

《張愛玲在香港大學》,拼 貼加木顏色素描。
《張愛玲在香港大學》,拼貼加木顏色素描。
《海上花》,是張愛玲把吳語的《海上花列傳》譯為白話,電影是侯孝賢拍攝的版本。
《海上花》,是張愛玲把吳語的《海上花列傳》譯為白話,電影是侯孝賢拍攝的版本。
《色‧戒》,李安拍攝的版本。
《色‧戒》,李安拍攝的版本。

「《傾城之戀》是張愛玲在香港大學三年級時,遇上日軍攻佔,香港淪陷,她在淺水灣酒店暫住,等待船期回上海,那是她當時在酒店裏遇上的,母親朋友的故事,然而張愛玲親身體驗了香港淪陷與日軍空襲,小說不少描寫也是她本人第一身經歷。」

「至於《色,戒》的王佳芝與易先生,有她與胡蘭成間戀愛故事之影子。最後,張愛玲在生時,常常提及三部舊小說:《紅樓夢》、《金瓶梅》和《海上花列傳》,當中《海上花》因張愛玲將其吳語版本譯為白話而得以聞名,所以我選畫了《海上花》,以表示張愛玲與古典小說世界的密切關係。」石家豪一一解道。

《張愛玲死於羅省》,她 下半生長居於Los Angeles的不同區 域,最後於自住的公寓逝世後一段 時間才被發現。LA有許多香港人、 華人及留學生居住,亦是遊客很多 的地方,甚至連荷李活明星、歌星 亦愛聚居於此。但張愛玲幾乎是以 隱居姿態住在這樣風光的城市,死 時無任何親友在旁,好配合她的傳 奇人生。 (上左)《張
《張愛玲死於羅省》,她下半生長居於Los Angeles的不同區域,最後於自住的公寓逝世後一段時間才被發現。LA有許多香港人、華人及留學生居住,亦是遊客很多的地方,甚至連荷李活明星、歌星亦愛聚居於此。但張愛玲幾乎是以隱居姿態住在這樣風光的城市,死時無任何親友在旁,好配合她的傳奇人生。

但比起小說,他其實更愛讀張愛玲的散文,對之更有共鳴,如《流言》、《張看》和《餘韻》。因為文中有她的第一身觀點,不時會透露出女作家個人的生活、家庭與經歷,每每細讀,他都能在這些閒事散句中,讀出更立體的張愛玲,並建構出她的個性、想法與處身的時局與命運。「張愛玲的人生綜合了許多奇逢,她遭遇了現代中國的幾場巨變。因為處於新舊更替的時代,她的學習與創作巧妙地把中西共融—我學習工筆畫,就像張愛玲迷戀古典文學卻處身現代社會一樣,想把古典情調翻譯成為現今語言。」石家豪說道。

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張愛玲一百年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9/eileen-chang-2020092408224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