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北平牋譜》與《北京牋譜》

11.02.2021

《北平牋譜》

《北京牋譜》

《北京牋譜》中的花卉箋之一 
榮寶齋藏 仿古 李振懷刻

《北京牋譜》中的花卉箋之二 
榮寶齋藏 仿古 李振懷刻

《北京牋譜》中的梅花箋 清文閣藏 
吳觀岱畫 張東山刻

《北京牋譜》中的壬申箋 榮寶齋藏 
王雲等畫 李振懷刻

《北京牋譜》中的花果箋 榮寶齋藏 
李振聲畫 李振懷刻

《北平牋譜》中的花卉箋 正確原圖 
懿文齋藏 李伯霖畫 李仲武刻

《北京牋譜》中的花卉箋。錯體誤圖:花卉順時針轉了九十度。

首先要向年輕的讀者略為說明一下:《北平牋譜》和《北京牋譜》用的是「牋」;《十竹齋箋譜》和《蘿軒變古箋譜》用的是「箋」。一般研究箋譜的文章和書籍,都用「箋」。箋,就是信紙。古代的文人雅士,喜歡用印有裝飾的信紙;信紙上往往印上了淡淡的花鳥魚蟲或山水彩圖,稱之為花箋。箋譜,就是將各種不同面貌的花箋分類,輯錄成譜。分類可以是清供、墨華、詩畫、博古、奇石、羅漢、鳳子、折贈、雅玩,等等。

北京北平分仔細

我的第一套箋譜購於一九八〇年九月廿九日星期一。那是榮寶齋於一九五八年十二月根據魯迅和西諦(鄭振鐸)於一九三三年十二月編印成書的《北平牋譜》,用木版水印再版的《北京牋譜》。為什麼「北平」改為「北京」?許廣平在增添的前言中這樣說明:「編印牋譜,是在敵偽時期。一方面為了搶救文化的不使湮沒而急於出版,一方面又因牋譜出於北京,為了出版時免受障礙而寫『北平』,實非得已。」

牌記簽名有西諦

原版的《北平牋譜》我在四十多年前曾經遇到過。就在九龍華仁書院對面橫街的一家舊書局裏面。很隨便地擱在舊書堆上面,訂價好像是二千元。可惜水漬斑斑,實在拿不上手,看不下去。不過如今回想,單只是為了牌記上面魯迅和西諦的簽名,也值得一買吧。十年前,我得知原來的《北平牋譜》出現了影印本,於是託妺妹給我在上海找到了一套,喜之不盡,主要的目的是想將《北平牋譜》和《北京牋譜》作一個比較。這個影印本保留了原本的牌記,牌記上註明這個版本只印了一百部,此為第十七部,並且有魯迅和西諦的毛筆簽名。至於這個影印本,好像亦是只印了一百本,但是劣評如潮,有的甚至評曰「慘不忍睹」。我看還不至於這樣。有一部分是印得比較模糊,而且《北京牋譜》依舊保留了原來的拱花效果,這個影印本在這方面只好偷工減料了。拱花,是將版雕成凹版浮雕效果,將紙濕水按其上捶入,乾透固定之後,紙面出現了無色的浮雕效果圖形。在《北京牋譜》第一冊裏面的四幅博古箋和四幅花卉山水箋,另外在第六冊裏面的一幅壬申(猴年)箋,都在餖版(彩色)之上再加拱版,構成凹凸有致的立體效果。像《蘿軒變古箋譜》裏面的龍種和鳳子(蝴蝶),就純粹是拱花,真的要在燈光之下,才能憑着凹凸的浮雕投影去細細欣賞那精巧的印工。在《十竹齋箋譜》中的八種清供,也是餖版再配合拱版。至於其中的一幅詩畫,〈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更加巧妙地用拱版來表現圍繞着帆船的輕淺水紋。這樣的心思寧靜,也可以說是嘆為觀止了也。

錯體花箋真有趣

劉運峰已經將《北平牋譜》和《北京牋譜》作了一個極為詳細的比較,連每一幅箋上印章和題字的異同,都有極為準確的論述。有趣的發現是:《北平牋譜》收錄箋樣三百三十二幅,《北京牋譜》收錄了三百三十幅。這裏面有個原因。《北京牋譜》第六冊缺少的兩幅〈冷艷〉箋和〈牟庵題箋〉原來在原版中是重複出現了的,因此剔除了反而是改善。其中最精釆的捉錯有兩處,給予我很深刻的印象。一處是第二冊裏面懿文齋李伯霖所繪花卉箋圖案式樣不同。《北平牋譜》為橫式,《北京牋譜》則順時針旋轉九十度,出現排版錯誤。另外一處是第三冊的秋荷箋;《北京牋譜》多印了一朵荷花,而且這朵荷花頭朝下,沒有花莖,使得整個畫面完全失去章法。

這裏也要解釋一下。一幅花箋往往要用多塊木版合併印製而成,五彩繽紛的餖版尤其如此。〈秋荷箋〉無端端多了一朵荷花,便是印工在拼版時大意引致的失誤。

偶爾調劑莫沉迷

劉運峰這樣心無雜念地替兩個牋譜作一比較,也就流露出心思的簡靜和專注,實在難能可貴。

像我這樣的古稀退休長者,又適值瘟疫蔓延的歲月,方才可以花一個下午細細觀賞一下箋譜而不至於要感到抱歉。至於年輕人,偶爾看看也無傷大雅,作為精神上的調劑,但是不要沉迷。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27/MPW2727_B063-070_E002.jpg